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都是车牌惹的祸

时间:2019-07-24 17:04:20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可今天,一个巴掌不仅拍得响,而且还把人拍得晕头转向,不明就里,齐铭星就是被这样一个巴掌给拍得苦不堪言的。


都是车牌惹的祸
 

  齐铭星是个思想活络的“赶潮人”,最近见同事们都买了车,他便也追风似的到了4S店。可他手头拮据,磨叽了老半天,只买回一辆经济实用型。虽说档次低了点,不过好歹是辆车,齐铭星顿时觉得上下班精气神足了。

 

  这天,齐铭星下班回家,刚停好车,一个陌生人就拦住了他,问道:“请问是齐铭星先生吗?”

 

  齐铭星说“是”,并问他是谁,有什么事。

 

  那人微笑着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鄙人是恒业集团的,我们老板想原价收购你这辆车,另外再补贴你一万块钱,算作给你的辛苦费。”

 

  齐铭星一听,顿时懵了:恒业集团是县里十大民营企业之一,他们的老板平时坐的不是A8就是卡宴,怎么会相中我这辆车呢?于是他问:“为什么要买我的车?”

 

  那人说,是老板交代的,具体原因他也不太清楚。齐铭星见那人也是一脸茫然,便没再问了,他说:“不好意思,这车我刚开顺手,暂时还不想卖。”

 

  那人看齐铭星态度坚决,只得怏怏地走了。齐铭星见他走远,马上钻进车里,上下左右、寸土不放地找了起来。他要找什么?原来这恒业集团的老板名叫欧阳鹏举,据说他能发家,靠的是干了见不得光的行当。至于现在还干不干,没人知道。不过,齐铭星心想:他想买我的车,又不告诉我原因,莫非我这车里有什么东西?可他找了两个小时,累得一身臭汗,车内车外翻了个遍,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齐铭星一脸沮丧地回到家,老婆问他怎么了,他便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老婆听完,忍不住笑了:“难道你就没想过,这可能是别人在搞恶作剧?”

 

  “恶作剧?不会吧?那他为什么会找到我呢?”

 

  老婆说:“现在的骗术五花八门,可能你正巧被骗子瞄上了。”

 

  老婆说的有道理,可能真遇上了骗子。齐铭星也没有多想,可是,到了第三天早上,他开始觉得这件事不那么简单了。

 

  前一天晚上,齐铭星在外面陪客户吃饭,吃完饭已经九点多钟了。他回到住宅小区,本想把车停到自己楼下租用的停车位上,可驶近一看,一辆陌生的轿车把自己的停车位给占用了。齐铭星下车喊了半天,没人应。他去找物业,可物业最近正为管理费的事和小区住户在冷战,对他爱理不理。齐铭星惹了一肚子气,最后只得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

 

  半夜里,齐铭星突然听到“砰”的一声,他以为是打雷,也没在意。第二天一大早,齐铭星被嘈杂的人声给吵醒了,他穿着睡衣来到阳台往下瞅。原来,昨天晚上抢占他停车位的陌生轿车被一个大护窗给砸得体无完肤。齐铭星不禁“呵呵”笑了起来,心想:看你还跟老子抢车位不!可突然间,他的笑容就僵了:倘若昨晚不是那车占用了停车位,那今天早上,我的车不就完了?齐铭星不禁有些后怕起来,他穿好衣服,来到楼下。人们说是六楼的护窗脱焊了掉下来,正好砸着车的。齐铭星以前干过钳工,铁器活上的蛛丝马迹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看到护窗的脱焊处非常整齐,便想到这可能是人为的。他来到六楼,可六楼的住户只是把房子装修了,一直未入住,而门锁又没有被撬过的痕迹,根本无法证明有人进去过。所以,大家纷纷嘲笑齐铭星警匪片看多了,明明就是一场意外嘛。

 

  可齐铭星的心里还是不踏实,他联想到买车的事,不禁出了一身冷汗。他来到公安局,把别人要买他车和砸车的事说了一遍,警察听他说完,哭笑不得:“人家一个堂堂的老总,跟你斗劲儿?”不过,警察还是按照程序给他做了记录,同时带着齐铭星,到恒业集团去查询。

 

  接待他们的是老总的秘书,说话很拽,那秘书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你如果没有真凭实据,我们可以告你诽谤的。而且,我们这么一个明星企业,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去砸车?我看你是想象力超脱了。”

 

  齐铭星被抢白了一顿,嘴巴张了几下,却说不出话来。警察见他灰头土脸,也不忍心再说他,甩甩袖子走了。齐铭星看看秘书走了,又看看警察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耷拉着脑袋正准备走,就在这时,前两天找他买车的人出现了,那人一见齐铭星,立刻笑呵呵地开了口:“齐先生,我们老板说,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在原价基础上再加百分之三十来收购你的车。”

 

  看着那人得意地笑,齐铭星更加肯定,砸车的就是他们!这么一想,齐铭星顿时来气了:“我呸!你告诉你们老板,人穷志不短。这车我就不卖,他有本事再砸。他想玩是吧?我奉陪到底!”齐铭星此刻有些歇斯底里了,的确,这几天,他算是莫名地憋了一肚子气,凭啥你有钱人想干啥就干啥,我还就不服了我!

 

  可是,话说得再响,也抵不过人家的手段呀,没过一个星期,齐铭星就服软了,事情是这样的:原来呀,就在齐铭星到恒业集团的第二天早上,两名交警来到了齐铭星的单位,他们把齐铭星叫到会议室,关起门单独询问。其中一个交警问:“你昨晚十一点左右驾车去过哪里?”

 

  齐铭星回答道:“我昨晚一直在家,没去过哪儿。”

 

  交警根本不信,他们说昨晚在邻县城关主干道上,有一辆车超速且逆向行驶,造成交通恐慌。根据邻县交警调取的“天眼”资料显示,就是他齐铭星的车!

 

  齐铭星大为震惊,他指天赌咒,说是昨晚他真的在家。交警看他言辞凿凿,便说:“你有证据吗?”

 

  齐铭星想了想,说:“我们小区的物业可以作证,我的车昨晚一直停在小区里。”于是,交警就打去了电话,物业却说,昨天他们和业主的冷战升级,全体物业管理人员晚上八点已经撤离该小区,八点以后的事,他们不清楚,也不敢作伪证。

 

  交警放下电话,问齐铭星还有没有别的证据,齐铭星说,昨晚和老婆争了几句嘴,老婆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家里就他一个,不到十点就睡了,哪有什么证据呀?“对了,小区那么多人,肯定有人看到我的车的,他们可以作证的,你们去调查一下。”

 

  交警摇摇头,说:“你这么说就是没证据了,你知不知道—造成交通恐慌,可以追究刑事责任的,你最好是赶紧到邻县交警部门接受处罚。”

 

  齐铭星懊恼不已,送走交警后,他本想请假回小区找证人,不料公司经理却来找他了:“你小子搞什么?是不是昨晚又喝多了?你最好是赶紧处理好你的私事,别让警察三天两头来公司,影响公司声誉,要不然卷铺盖滚人!”

 

  齐铭星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对着经理好话说了一箩筐,然后匆匆回到家,刚坐定,居委会的治保主任带着联防员找上门,一见面就说开了:“小齐呀,年轻人哪有不犯浑的?但贵在知错就改。你要是做了,就要勇于承认。你看,今天一大早,警察就找到我,了解你的情况。我说小齐这孩子很不错,可能昨晚吵了架,一时犯浑。”

 

  “吴大爷,我真的没做什么呀,我昨晚一直在家。”

 

  “警察怎么会冤枉你呢?人家拿着照片,那上面的车型、车牌照和你的一模一样,难道还出鬼了不成?我们居委会年年是先进,我可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到我们居委会。你最好是赶紧处理好这件事。”说完,治保主任气愤地带着人走了。

 

  他们一走,房间安静下来了,齐铭星抱着脑袋苦思冥想。警察和治保主任都说违章的车是自己的,难道是有人套我的牌照?可他为什么要套我的牌照,而且还用同一车型呢?他想到这两天,先是买车,再是砸车,现在又弄出套牌违章,难道都是同一人所为?那他到底想干什么呢?我到底怎么招惹他了呢?

 

  正在这时,没想到那个买车的人又来了,一见面就笑呵呵地说:“我们老板愿意再加百分之五十买你的车。”

 

  齐铭星此刻已经彻头彻尾地服了,他有气无力地说:“车我不卖,你老板喜欢是吧?那你就拿去吧。我只想知道,他为啥要我的车?”

 

  “这原因我真的不清楚,不如这样吧,你亲自去问我们老板吧!”那人说完,带着齐铭星来到恒业集团,找到欧阳老板。

 

  欧阳老板很直爽,说:“齐先生,这几天的事情,我先道个歉。你别介意,下面的人办事总是有欠妥当,我已经教训他们了。该赔偿的赔偿,该投案的投案,你放心好了。同时,你的车钱,我会加钱给你的。”

 

  齐铭星几乎是恳求一般地说:“欧阳老总,我俩素不相识,无冤无仇。钱,我不想多要,我只想让你告诉我,我怎么招惹到你了?”

 

  “哈哈,你没有招惹我。”

 

  “那为什么你要这样整我?”

 

  欧阳老总微微一笑,说:“你知道我的A8的车牌照是什么吗?是80518。牌照是身份的象征,人们看到这样的名车和这样的牌照,哪个不说我财大气粗、公司生意蒸蒸日上?而你呢?一个小破车,居然上个8O518,车子一跑起来,那个英文‘O’,看起来还真像数字‘0’,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我的80518呢!”

 

  齐铭星听到这里,眼睛渐渐地瞪大了,欧阳老总接着又说:“这一个月来,我不知接了多少电话,打电话的人问的都是一个意思:欧阳兄,你是不是破产了?A8变卖了?搞得有些客户都不敢登门了。你说,我该不该生气?”

 

  齐铭星听到这里,差点没晕倒。现在都是自选号,我哪里知道会选一个这么“倒霉”的车牌号呢?他叹了口气,说:“不过,你早跟我说,我就卖给你了,何苦搞出这么多事?”

 

  欧阳老总冷笑一声:“早告诉你,你岂不要坐地起价?另外,这么一笔钱莫名其妙地出去,国税局还以为我是转移应税收入,我可不想自讨苦吃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救命的狗粮
下一篇:突击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