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农村留守妇女的等待

时间:2018-05-28 21:39:44 | 作者:独上兰舟 | 阅读:次

  巩灵儿的丈夫王小军是前年春天出的门。

 

  最初那会,他确实还往家里写过几封信,向巩灵儿报了平安,两个多月后信突然就断了,巩灵儿这才动了要出去寻找他的打算,可是家里的许多事情都让她无法放下,一来二去,要去寻找丈夫的这个打算就搁置了下来。


农村留守妇女的等待-民间故事
 

  在家里没有期限地等待丈夫的消息,那种感受让巩灵儿叫苦不迭,现在她已经不敢再抱有什么样的祈盼,只要王小军能平安地回来,她就要感谢上天了。

 

  巩灵儿原本就是个小女人。所谓的小女人,指的多半都是那些对男人依赖感很强的女人。现实生活中巩灵儿也不属于强者,她也不会变通,仅家里外面的那点事情,如果没有丈夫在身边,她一准也什么都处理不明白。

 

  王小军临走时,与岳父打过招呼,意思就是告诉岳父,如果一时半会我回不来,我们家的那块地就包给你了。你只需负责巩灵儿和两个孩子的口粮,至于能剩下多少那都与我没有关系了。王小军是个很聪明的人,他知道这样的安排,一准能把岳父留在家里。而巩灵儿遇到的那些解决不了的事情,岳父就都能够帮着她出一出主意,或者把一把关。

 

  岳父家与王小军的家不远,前后屯子之间还不到三里地。

 

  果然就像王小军预料的那样,他前脚离开了家,岳父和岳母随后就搬了过来,主要也是巩灵儿挺不起这平常的日子。岳父的意思也很明确,两边跑就得两边生火做饭,日久天长也就多出一笔很大的支出,既浪费、人也会很疲惫,两边也都会觉的不方便。

 

  这样的安排对巩灵儿来说,应当说已经很宽松了,可她仍然觉得她无法承受,因为两个孩子都得她来照料,她只要差了哪一块,这一天的日子都不好过。儿子还好说一点,他毕竟已经上小学了,可是闺女才刚刚四岁,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巩灵儿也不放心。

 

  巩灵儿的妈妈身体不是很好,老太太仅能帮着巩灵儿看个家望个门,稍带再做点饭,至于看孩子那就不能再指着老太太了。巩灵儿每天的事情也很多。她要照看好家里的前后两个园子,一家人的吃菜就指着这两个园子;然后还要喂好家里的几十只鸡和那两口肥猪;至于那十几只下蛋的大鹅并不用她管,家里那只看门狗基本会按时把它们送到村口的那个泡子里去;剩下的才是两个孩子的衣食住行。所以说巩灵儿的负担仍然还很重。

 

  至于说安排王小军出门去打工,巩灵儿现在把肠子都悔青了。

 

  本来巩灵儿就属于那种温柔娇巧、小鸟依人的性格,现在家里所有的事情都压在她一个人的身上,这时她才忽然想起守在丈夫身边是多么的幸福。

 

  王小军在家那会,里里外外的事情,几乎都不用巩灵儿去过问,她只负责两个孩子穿衣吃饭,至于由谁来做饭,王小军从来就没有安排过她,十顿饭里面她或许只能做一顿,还得有王小军在一旁帮她的忙。

 

  巩灵儿,你快去照顾孩子吧!王小军一是心疼两个孩子,然后他也舍不得让媳妇受累,主要也是巩灵儿确实支撑不起来这个家。

 

  照实说,巩灵儿她就不应当打发王小军出门,可她偏偏又争强好胜,看到谁家把日子过了起来,她一准就会眼红,就不分时间地点,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数落王小军几句,说他没出息,就知道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王小军也和她详细地讲过,说巩灵儿,你以为我不愿意出门去打工挣钱啊?我守在家里那是心疼你呢!巩灵儿这时就会说,人家癞娃现在都挣到了大钱,你再瞧一瞧咱们家,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翻过身来!

 

  巩灵儿,我们俩怎么能和癞娃比呢,我和你说,我只要是出去了,那就一准要超过他癞娃十倍,他挣到大钱了,我要是不让村里人抬着脑袋看我,那我也不回来!

 

  癞娃是村里的一个年轻人,因为他家的孩子由父母给带着,所以没有负担的他和媳妇早早就出门打工去了。巩灵儿就是因为听说癞娃经常会寄回来一些钱,于是她就眼红起来,于是就隔三差五地数落王小军也得出门去打工。

 

  巩灵儿,你说我要是也像癞娃两口子那样外出去打工,家里这么多的事情你能照料过来吗?别的我就不说了,我妈现在还病在炕上呢。如果我走了,你有时间过去照料她吗?王小军直接就讲出自己不愿意出门的原因。

 

  巩灵儿长长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别说是婆婆,就是自己生的这两个孩子,每天都会让她很头疼,可她又偏偏看不得别人家的日子超过了她。

 

  其实,王小军知道巩灵儿就是一个喜欢唠叨的女人,只要自己主意坚定一些,她一准拿自己没有办法。但这一次情况有些不同,两三个月的时间,癞娃两口子就从外面寄回来将近一万块钱,别说巩灵儿眼红,村里的许多人都打算外出去打工,王小军就觉得自己也不能再守在家里了。

 

  去年上冻前那会,王小军的母亲一场感冒之后突然就去世了。处理完母亲的丧事,王小军就动了外出的念头。

 

  王小军出门之后的前半年巩灵儿硬是挺了过来,半年之后,她就逐渐有些后悔。儿子还好说,他毕竟已经上了小学,可闺女现在还小,母亲只能帮着她做饭,照料不了孩子。爸爸这时已经把侍候前后园子的事情接了过去,可即使这样,巩灵儿仍然觉得自己忙的昏天黑地,两个孩子已经成了她的负担。

 

  有一次闺女发高烧住进了镇医院,如果不是爸爸帮着巩灵儿跑前跑后,她可能真的要崩溃了。这时她才想起来,王小军在家时,这些事情根本就不用她操心,男人骑着摩托车带着她和孩子,到医院打完了针再回到家里,什么事情都不会耽搁。

 

  累得受不了时,巩灵儿就抹起来眼泪,连医院的大夫都劝她,说谁家的孩子不生病,住几天院,打点针,孩子很快就能康复。

 

  没什么事情可做的时候,巩灵儿就坐下来思考了一些问题。王小军在家那会,差不多所有的家务事她都能够推给他,而她所能够承担的事情,差不多都是自己的梳洗打扮,光是化妆她的那张脸,每天没有一、两个小的时间根本就完不成。而现在,别说是化妆了,就是洗头洗澡,有些时候一周可能也平均不了一次。

 

  妈妈有时候也会数落巩灵儿,说差不多就行了!你一个乡下女人,整天总臭美什么呀!我都已经累得腰要断了。巩灵儿也总是冲着妈妈抱怨委屈,说我是不是你闺女?你不照顾我也就算了,多干了一点活你就老冲着我吼!妈妈觉得自己也有理儿,说你还知道是我闺女呀!可你自己的闺女,你怎么就总是要推给我呢?嫁了人之后,所有的女人都得要依靠自己的能力来过日子,要我说呀,就是人家王小军把你给惯的。

 

  巩灵儿现在才知道,王小军才是真心的疼爱自己,爹妈这边都指不上。于是她心里也做了打算,只要王小军回来,就再也不让他出门去,穷过富过又能怎么样,只要有人用心来呵护自己,那比什么都强。

 

  令巩灵儿如何都没有想到,到了年底,她连王小军人影都没有见到。她又耐心等到了春节,王小军依然没回来。据村子里回来的人讲,他们连王小军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谁都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春节过后,天气逐渐转暖。这时巩灵儿每天都会带着女儿到村口去张望,因为她听说有些人会被老板留下值班干活,要等到那些放假的人回去上班了,才会给让留下来值班的人回家。然而,巩灵儿始终都没有等到王小军回来。

 

  第二年下半年的时候,连爸和妈都有些慌了神。爸这样劝过巩灵儿,说要不我就出去找一找王小军?巩灵儿就告诉爸,说你出去那可不行,家里没有男人,来了坏人怎么办?妈也劝过巩灵儿,说你得托人打听打听小军的下落了!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算是怎么回事呀!

 

  听了这个话,巩灵儿一连哭了好几天,只要是闺女那边没有什么要求,她一准就会默默地抹眼泪。后来村子里有人捎回来一个口信,说王小军好像是被一个东北的老板雇去跟车了。

 

  没有这个消息的时候,巩灵儿还只是替王小军担心害怕,而听到这个消息时间不长,她就觉得王小军十有八九已经不在人世了。爸爸曾经替巩灵儿分析过,说东北人可不好惹,再说他还是去跟车,整天的在高速路上来回跑,一旦出了车祸,谁能知道他王小军是谁呀?巩灵儿自己也越琢磨越像是这么回事,连晚上做梦她都梦到王小军一脸的血水,并站在她面前低声的哭泣。

 

  巩灵儿还到镇子里去找人算过,结果比她梦想的还要糟糕。算卦的人说,从卦像上看,你男人走的是一条不归路,不归路就是很难再回来了。这还不算,他临走时身上带的这股子怨气,一定都会撒在你身上。你也一定能够感受到了。巩灵儿就连连点头,说从他出门那天起我就已经感受到了,可现在后悔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算卦的人又告诉她,说从今天开始,你得学着自己把家里的日子过起来,只有这样,或许才能多少帮上你男人一点什么忙。

 

  师傅那不对吧,你不是说王小军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吗?巩灵儿仿佛抓住了什么,说这与我能不能把家里的日子过起来又有什么关系?

 

  我确实说过,你男人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但我没有说他已经没有了。算卦的师傅讲,我是告诉你呀,你男人对这个家已经有点心灰意冷。你自己也琢磨琢磨,男人把你娶回来是当花瓶摆设的吗?如果不是这样,那你应当怎么做?两口子之间一定都得把对方当成了珍宝那才行,可我从这个卦像里面只看出了人家把你当成了心肝宝贝,而他只是你的一个佣人而已。

 

  回到家里之后,巩灵儿开始并没有把这些话与爸妈讲,她反而还把心里的一股子怨气撒给了两个孩子,似乎是两个孩子破坏了她的幸福。儿子上学回来,因为与同学打架,衣服撕开了一个三角口子,巩灵儿就一边打儿子一边破口大骂,说你个败家仔!和你那个没良心的爹是一路货色!她就把儿子打得满院子跑。

 

  巩灵儿把儿子打得狼哇哇的乱叫,当姥爷的看不过去了,赶紧跑过去护住外孙子,说巩灵儿你疯了!孩子不就是衣服撕了个口子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要是哪一下子打错了手,把我小外孙打坏了,看你后不后悔?

 

  妈妈也数落起了闺女,说巩灵儿,你也是呀!孩子才多大一点呀!你就这样下死手的打他,再说了,我外孙子用着你管了吗?

 

  巩灵儿扔下棍子,跑回屋就哭了起来,边哭还边骂王小军不是人,出门才这么几天就变心了。

 

  爸和妈又赶紧来问她,说巩灵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一会打孩子,一会又哭天抹泪的,你总得把原因与我们讲一下才对。

 

  巩灵儿这才把去镇子里算卦的事情讲了出来,说王小军他一定是外面有人了!要不他也不能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连信也不往家里写了。

 

  王小军要真是这样做,那他可真就太不是人了。妈妈的态度与巩灵儿一样。

 

  爸爸也有些生王小军的气,可他考虑问题的方式与巩灵儿不一样,仅仅几天的时间,他就觉得王小军不像是外面有人,而是遇到了其他的事情,比如老板赖账,或者第一年没有挣到钱,不好意思回来。爸爸还安慰闺女和老伴,说我觉得还是人家算卦师傅说得对,人家说让你先把家里的日子过起来,不管有没有王小军这个人在身边,你都不应当让村里人小看了咱们。

 

  那王小军今年要是再不回来呢?巩灵儿觉得,王小军他必须得回来让自己看一眼,说他得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我讲清楚了才行。

 

  巩灵儿我问你,长这么大你出过几次远门?爸爸一句话就把巩灵儿给顶了回去,说从小到大你就没走出过县城,到外面去打工哪像你想的那样简单,就说癞娃吧,头一年他确实往家里寄了几次钱,可今年呢?他爹妈不是一直都在哭吗,说癞娃从楼房顶上掉了下来,光是那个医疗费就花了十几万,这还不算,后面的医疗费老板却不管了。

 

  不管怎么说,人家癞娃人终究是没有死。巩灵儿也顶了爸爸一句,说即使这样,癞娃也没有管家里要过一分钱。

 

  那王小军管你要过钱吗?妈妈也顶撞了巩灵儿一句,说巩灵儿,你也别总拿着不是当理儿说!当初也是你一再闹吵吵地让王小军外出去打工,现在见不到人了,你不能把责任都推给他。妈这也是要告诉你,举家过日子,老婆汉子心要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可你倒好,让王小军给惯出了一身臭毛病,离开了人家,现在你也知道过日子过起来不是那么容易了。

 

  说归说,闹归闹,王小军一直就没有回来,也确实让巩灵儿和爸妈操了许多心。

 

  顺着所有的线索,爸也到处托人去打听王小军的下落,即使这个人真就没有了,那也总得有个死信儿才行。

 

  第五年年中旬的时候,王小军突然托人带回来一个手机和一封信,里面先是述说自己五年多没有消息的原因,又告诉巩灵儿放心地等着他,年底时他一定会回来。来人只是说,他是替别人捎过来的东西,他也只知道这些情况。

 

  巩灵儿先是粗略地看完了那封信,然后就打起了电话,可是村子里面没有信号,爸爸就提议,说得到后山顶上去打,那里多少能有一些信号。巩灵儿赶紧和爸爸爬上了后山,费了很大的事儿,也终于打通了王小军的电话。在听到王小军的声音之后,巩灵儿当即就哭述起来,说王小军!你给我赶紧滚回来!

 

  巩灵儿你听我说,在外面挣钱不像我们在家里想的那么简单。王小军边哭边安慰着媳妇,说巩灵儿,你以为我不想回家去吗?没有挣到钱,我有脸回去吗!另外告诉你,现在我手里有六万多块钱,我给你捎回的手机,就是让你赶紧去乡里的银行办一个账号,然后再打电话告诉我账号的号码,这样我就能把钱给你转回去。

 

  帮着巩灵儿办完账号回来的路上,爸爸与女儿讲着,说当初我是怎么和你说的,小军他可是个好孩子呀!看人一定要先看他对自己的妈怎么样,还要看他对身边的人怎样,这两点如果都能说得过去,那他对媳妇也一定错不了。然后再看他的智商,小军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比的,他那俩眼珠子一转起来,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小伙子不一般。

 

  爸你就使劲替王小军吹吧。巩灵儿脸上已经荡漾起近几年少有的喜悦,说小军他能出去打工,并且挣到了钱,那也是我调教的好,男人放出去一定不变心才行。

 

  接下来的等待仍然很漫长。按照王小军在电话里讲的,现在他已经不在山西那边运煤了,而是跑到东北那边去开大车拉货。王小军说,第一年跟车他只挣了几千块钱,但他却学会了开车。第二年他就在山西那边专门给人拉煤,只要能运出最难走的那一段路,他的任务就完成了。因为有些人在那一段路上养了一大批打手,专门来收拉煤这些人的保护费,所以王小军第一年才没有挣到钱。

 

  王小军的脑子特别好使,第二年挣到了钱,他一转手就先买了一辆二手车,之后的两年,他又换了一辆车,即使这样,他手里仍然还剩下了六万多块钱,这才想起来给巩灵儿捎回去手机和消息。

 

  王小军没敢把那辆大货车是自己花钱买的告诉给巩灵儿,他知道巩灵儿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要刨根问底,有些话他不想告诉她,至于自己怎么就挣到这么多钱,他谁都不想告诉。男人在外面闯世界,如果没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他也不会突然就不在山西那边运煤了。

 

  知道了王小军的消息之后,巩灵儿仿佛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家里外面,她再也不像原来那样就知道整天地臭美。巩灵儿先是给爸爸买了一些礼品,还告诉他们,你和我妈享福的日子还在后面呢。

 

  巩灵儿给儿子和闺女也花了一些钱,并对他们俩讲,说你爸爸打电话说,不让咱们与任何人讲,说他在外面挣到钱了。你们俩知道爸爸年底时回来就行。

 

  快到年末的那个月,巩灵儿差不多每天都要给王小军打电话,催他赶紧回来。在电话里王小军也告诉了她一些事情,说过年的东西你什么都不用准备,到时候我开车回去,你想要的,我会一块都给你捎回去。巩灵儿也再一次撒起娇来,说我就是想要一个人,你得赶紧把他给我捎回来,我心里面已经非常想念这个人了。王小军也与她开了一个玩笑,说那个人想你也想的要发疯了。

 

  在这个漫长的等待过程中,巩灵儿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从前的那个自己,小鸟依人,只懂得被男人呵护照顾,现在她心里整天想的就是一件事情,王小军这一次回来,什么事情都不让他干,就让他整天都在炕头上坐着,饿了就给他做饭炒菜,困了就陪着他一起睡觉,只要有他在,自己才会永远都这样的幸福。

 

顶一下
(6)
75%
踩一下
(2)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