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求生的意志

时间:2018-03-12 17:39:49 | 作者:胡炎 | 阅读:次

  大火是从客厅烧起的。那里堆放着昨夜刚刚进回来的布料。当小兰闻到刺鼻的烟味儿时,她正在卧室梳妆。她感觉到不对头,拉开屋门,火苗和浓烟已经切断了逃出去的通道。

 

  她呆了一刻,急忙关紧房门。这座老楼她已租住了近半年,客厅里老化的电线曾经冒出过火花,她找人简单处理了一下,并没在意。现在,那根电线无疑成了这次火灾的元凶。


求生的意志配图
 

  火势很猛,这个干燥的冬季给了它燃烧的底气。小兰在床上瘫坐了几秒钟,烟雾穿过开裂的门缝鱼贯而入。她的意识陷入了短暂的空白,恐惧像一道闸门,把她的理智挡在了外面。后来,她终于想到了丈夫。丈夫此刻正在千里之外,她颤抖着拨打他的电话,但是占线。她没有想到119、110,因为过去她从来没有拨打过这两个号码,它们好像陌生而遥远。就在这时,她看到卧室的门边开始发黑,烟雾在那里缭绕而上,像是《西游记》里张牙舞爪的妖精。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啊!”小兰面色如纸,对着烟雾和渐渐燥热的空气呻吟了一声。

 

  她推开窗子,窗外是生锈的防护栏。防护栏上有一个紧急逃生窗,那把锁早已锈死了。她想把锁掰开,铁锈纷纷剥落,但是锁却固若金汤。还好,床下有一把榔头,她拿起来,用力砸锁。烟雾越来越浓,如果砸不开这把锁,后果可想而知。“你给我断开!”小兰咬着牙,“你这个该死的铁疙瘩!”烟雾塞满她的鼻孔,她屏住呼吸,用上所有的力气,一下又一下,“当啷”一声,锁终于向她投降了。

 

  这里是五楼,下面是坚硬的水泥路。路边已经有人发现了情况。小兰看到对门的罗大嫂开始打电话,她看着小兰探出窗外的脸喊道:“闺女,不能跳楼啊!”

 

  小兰知道,跳下去她就是一个血人,她当然不能。现在,她唯一的选择是爬出防护栏,让身子悬挂在空中,能挺多久就挺多久。她很怕,但她顾不上怕了。她把一条腿伸出去,脚蹬在防护栏的下沿,然后倒着抽出上半身。烟雾驱赶着她,她把身体下移,两只手死死地钳住栏杆,慢慢地悬空一只脚,然后是另一只。这样,她躲在了烟雾的下方。此时,她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是如此沉重,她真应该减减肥。

 

  “抓紧啊,闺女,消防车一会儿就来!”罗大嫂说。

 

  她是得抓紧,必须抓紧,她真想有人拿把电焊,把她的手和栏杆焊在一起;或者,用一根铁丝,把她和栏杆捆绑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因为她一向是孱弱的,手无缚鸡之力,连一个引体向上都拉不了。

 

  烟雾开始大团大团地涌出,在风中扭曲,有一些还不怀好意地扑上她的脸,她感到了难忍的熏热。她的胳膊开始发抖,有人在下面说:“悬了!悬了!”她咬着牙,努力让手变成两把生锈的锁。她希望火苗见好就收,就像一个恶作剧的孩子,它已经把她吓到了,该满足了。“求求你了,火神爷!”她心里说,“我不能死,我得活下去,活下去!”

 

  远处隐隐传来消防车的笛声。小兰心里猛地一热,但她的手像过电似的抖个不停。“闺女,再坚持几分钟!”罗大嫂的呼喊里有了哭音。小兰咬着下嘴唇,血从咬破的皮肤下渗出来。她憋足一口气,双臂慢慢弯曲,沉重的身子缓缓上移。她把头努力钻进两根竖栏之间,而后向水平方向倾斜,用后脑勺和下巴钩挂着栏杆,她几乎听到了下颌骨断裂的响声……

 

  消防队员赶到的时候,看到空中这个年轻女人悬挂的造型,都吃了一惊。

 

  小兰在医院里昏迷了五个小时,她的头、面部、手和呼吸道都有不同程度的灼伤。等她醒来的时候,罗大嫂正在和医生说话。“你不知道大夫,”罗大嫂说,“她身子这么重,硬是在防护栏上悬空15分钟,我的天,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挺过来的!”

 

  小兰的意识开始恢复,她想到了这场灾难中最最重要的事:“大夫,我还活着吗?”

 

  “活着,”医生的眼神里含着敬意,“恭喜你,闯过了鬼门关!”

 

  “我的孩子呢?”小兰急促地问,“他活着吗?他还好吗?”

 

  “已经保住了,不用担心。”医生的眼眶潮湿了。

 

  小兰笑了,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腹部:“宝宝,谢谢你。因为你,妈妈活下来了。”

 

  罗大嫂忽然哭了,就像自己的女儿,刚刚从死亡线上走了回来。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突如其来的地震
下一篇:特殊的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