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明生湖畔

时间:2018-01-23 20:25:42 | 作者:快然自足 | 阅读:次

  明生湖之得名,据说源自张若虚“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诗句。明生湖辐射数百万亩农田灌溉之用,虽名“明生”湖,实为“民生”之湖。


明生湖畔
 

  明生湖所在的乡镇,叫湖畔镇。

 

  湖畔镇政府门前,经常被大货车堵得水泄不通,机关车辆进出都成了难题。因下令全国“治超限载”,荆郊县“交通治超检查站”更是加强对过境车辆的处罚。

 

  奈何过境的拉货拉煤大车,超载的十有八九,不超载不挣钱,超载是常态,不超载才是罕见的新闻。

 

  湖畔镇地头蛇、奸猾村民倪二,勾结检查站有关人员,围绕让超载车辆通过检查站的黑产业链条迅速形成。

 

  倪二便是这个黑链条的最中间环节,承上而启下。

 

  倪二指使喽啰,每天专职负责在治超检查站附近故意抛锚堵路,其余喽啰假意与后边被堵车辆司机协商凑钱,以期早点放行通过。收钱后,倪二与有关人员通气,检查站开闸放行一批。他们组织严密,配合密切,且很难抓到把柄。

 

  湖畔镇政府机关车辆被堵得经常进出不得,多次与县检查站有关部门协调,收效甚微,并看不到短时间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希望。

 

  因道路长期堵塞,当地部分村民,转向发展“拥堵经济”,纷纷给堵在路上的司机销售开水、方便面、水果;晚间,更有小青年结伙挨个敲车窗,向被堵的司机们要钱,不给钱就砸玻璃。被砸者报警后,往往无法破案。

 

  湖畔镇主干道路边,成排的破烂旅馆、饭店也重新做起了生意。其中不乏皮肉生意。

 

  湖畔镇政府机关除了被超载车辆堵路外,望坝村、武义村常年缠访专业户,自罗山被下放到湖畔镇当镇长后,众人欺他年轻书生,缺乏基层经验,更是勤于上访,不断制造着难题。

 

  有上访户打听到罗山任镇长后有个规律,往往在被缠得无法脱身时,容易冲动妥协,习惯自掏腰包,花钱买一时平安,曾给多个缠访户给过钱。一时,引来更多的上访户来缠他要钱、缠他妥协。

 

  镇党委书记关由华经风水大师指点,把办公桌调整了方位,和罗山镇长所坐方向保持同向。

 

  关由华书记私下对朋友解读,说:以前,和前任镇长之所以经常干仗,有矛盾,是因为两个镇主要领导办公桌相对着的缘故。如今趁镇长罗山新来,还摸不清门道,会绝对服从自己的领导,把办公桌位置调过来,好让罗山从后面推着自己,借这个年青人的傻蛮劲儿,推着自己好趁早离开这鬼乡镇。

 

  关由华书记挪桌以后,从此把镇里一切难事,悉数推给镇长罗山处理,尤其那些到镇里来缠访闹访的,更往罗山那里硬塞。

 

  镇里有几个科长学样儿,有了难办之事,或担风险的事情,也习惯性地摆到罗山面前,嘴里说请镇长把关裁度定夺,出了门转身就到关由华书记处转述请示,工作干好了,是镇书记正确领导,个人努力的结果,如果干砸了,算是镇长罗山瞎指挥,倘若一旦出了问题,自然应由罗镇长担责。

 

  罗山在镇里整日焦头烂额。每天下午时,镇机关里几乎找不到几个科长。村干部也是变着法儿,趋利、避重,生方百端要从镇长这里多骗点儿钱,时常给罗山出几道难题,考验考验年轻人,让他趁早知道村干部不好对付。

 

  因镇政府机关门前长期拥堵,民间风气日渐败坏,机关作风散乱有加,罗山难以推进工作,为此苦闷异常。终于下定决心,深夜去密会县委书记。

 

  县委书记甄世曼,听罗山说建议在明生湖畔新修一条道路,改变拥堵状况后,两眼发光,连说了几个好字。

 

  甄世曼书记面对地图,手指在图上比划半天,口头表示同意罗山修路建议。

 

  鉴于新修的道路,土地权属涉及到明生湖管理处,而管理处归市水利局管辖,不在县管辖范围,甄书记秘密授意罗山,让罗山去找县发改委主任,先运作申报这一新修道路项目。甄书记要求,在项目资金审批下来之前,对外暂不作宣传,更不许透露说给县委书记汇报过。

 

  林业局长郝为善很快找到罗山,提出要在明生湖畔修建万亩郊野公园。郝为善承诺说,罗山想修建的那条道路,借万亩郊野公园建设机会,由林业局先给推出一条土路来,有了路由和路基,将来项目批复后,修路将更加顺利快捷。罗山喜出望外,欣然同意。

 

  不久,林业局郝为善局长安排了自己的小舅子,率工程队进场,做万亩郊野公园建设的基础工作。同时开始道路路基的施工整理。

 

  湖畔路附近村民,听说要在明生湖边修建道路、修建万亩郊野公园的消息以后,连夜在湖边组织种树。更有村民,用木板、或石板,写了歪歪扭扭的大字,插在地里,声言这是自己祖宗的墓地。

 

  地头蛇倪二更是调集机械,雇佣村民,组织昼夜栽植扦插,直把明生湖大块的淹没区,种得密密麻麻,比那寺庙里的香都稠密。

 

  罗山及时派副镇长沙世成去制止倪二及村民的抢种。

 

  没过几天,明生湖管理处雇佣了几辆破车,横在林业局施工队推了一半的路基上,禁止继续施工。明生湖管理处书面函告湖畔镇政府,说是湖畔镇无视水利保护有关法规,未经管理处同意,随意侵占明生湖淹没区土地,请湖畔镇政府立即整改,并尽快作出书面解释。而对于村民的抢种扦插,明生湖管理处的人,并不敢去对去加以制止。在多个正式场合,明生湖管理处的领导,埋怨湖畔镇,埋怨罗山,说明生湖淹没区村民抢种,完全因为湖畔镇要新修道路、建设公园所致。

 

  为了让湖畔路得以继续修建,罗山率队多次到明生湖管理处去公关,喝大酒前,搞了一个捐赠仪式,赠送一套新建的农家院作为礼物,送给明生湖管理处领导。

 

  送礼后,喝酒后,依然没有效果。管理处还是不同意继续施工。

 

  夜间,陪同管理处领导打麻将送钱时,罗山了解到,管理处领导不让施工的根本原因,在于他们要借此机会,向县里要二十亩城市建设用地,用来给管理处的干部职工新盖住宅。

 

  黄金周旅游高峰期,副主席到荆郊县视察,站在湖畔镇的对岸,看到湖光山色,背诵了一句《春江花月夜》诗句:“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陪同众人齐赞领导好文采。

 

  正欣赏秀丽风景,副主席看到对岸隐藏的多群牛羊,接过望远镜,看见了抢种的墓碑和干树枝,就感叹似的嘱咐了一句:“你们要涵养好明生湖的水源啊”!

 

  陪同的领导纷纷表示,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指示,我们会迅速学习传达贯彻落实。

 

  甄世曼书记当天就狠下了决心,要扩大明生湖周边的生态建设力度,要加快荆郊县生态文明建设步伐,。

 

  当天夜里,副镇长沙世成,秘密组织推土机,对部分抢种的“坟墓”、扦插树枝进行了推平处理,引起了越级群体访。

 

  罗山终于说服县委书记,甄世曼书记从大局出发,口头同意了明生湖管理处20亩城市建设用地的要求,消除施工阻挠。同意对抢种的倪二等村民进行适当的经济赔偿,平息越级集体访,确保万亩郊野公园顺利施工。

 

  甄世曼书记暗示罗山,不久可接任镇党委书记。湖畔道路项目批复也会很快下来。

 

  罗山连忙致谢,连忙表态,表决心。

 

  湖畔镇向发改委申报的新修道路项目,真的很快就审批了下来,项目资金共有4500万元,其中的300万,属项目管理费,可由湖畔镇政府自由支配。

 

  副镇长沙世成来汇报,抢种林木和墓牌的倪二等村民的地上物补偿费用,经过测算,至少需要300万。

 

  湖畔路项目刚刚批复,专项资金还没有到位,县里多个领导密集到湖畔镇调研指导。在宴请领导的酒桌上,领导或明或暗,对罗山施压,要求修路工程,由他们推荐的队伍去干。

 

  罗山不堪其扰,按照县委甄世曼书记提议,主动找到县委副书记赵时绀,请赵时绀出面,请他亲自向县公路局长下令,由公路局的专业队伍来施工。罗山这样做,一来,为了确保工程质量不出问题,二来,作个顺水人情,修补自己与赵时绀的关系。赵时绀之前在多个场合,含沙射影地表达过对罗山任湖畔镇党委书记的不满。

 

  公路局长白蟒虎接到县委副书记赵时绀电话,自然心花怒放,连连答应不叠。过几日,公路局安排施工队进场,工头却是白蟒虎最要好的弟兄,倪二的亲兄弟。

 

  白蟒虎安排进场施工后,多次向罗山提出要求,要把全部的修路专项资金,统统转到公路局统一管理。白蟒虎反复要求后,罗山无奈,只好安排财务科转账。为确保项目资金的完整性,应归湖畔镇的300万元的管理费,也被公路局强行划走。

 

  修路中间,望义庄村干部找到镇里,要求罗山协调,把村庄的道路连接到新修的湖畔路上,总共500米左右。

 

  罗山打电话给公路局长白蟒虎,白蟒虎以项目资金紧张为由拒绝。望义村村干部扬言,如果不修这条路,就不麻烦镇里领导了,就让村民去市里上访。罗山只好求助县委副书记赵时绀,请他出面给公路局说情,才算了事。

 

  湖畔路修到剩下的最后400米,要跨过几个大沙坑。大沙坑是村干部以前挖沙、卖沙的遗留。满目疮痍了很多年。罗山早就谋算好,要借此修路机会一并整理。

 

  副镇长沙世成按照罗山指示,找村干部去填埋沙坑。

 

  村干部过去挖沙卖了很多钱。如今修路填沙坑,自然也要钱,没钱就不许公路局修路。公路局说大沙坑填不平,就不给你们修路。

 

  副镇长沙世成威逼利诱,迫使村干部边组织填沙坑,边向镇里讨价还价。

 

  罗山突然接到县委通知,要求参加陪同市林业局的调研活动。

 

  市林业局一把手董局长,带两个处长到荆郊县视察指导工作。按规定路线视察之后,部分人集中到县委机关座谈。

 

  市林业局的处长先讲话,很不客气地批评县委甄世曼,说荆郊县未经市林业局同意,擅自修路,擅自填埋大沙坑,严重破坏了几个大沙坑里正在进行的科研项目。

 

  市林业局董局长最后总结讲话时,语带威胁,说:“荆郊县如果解决不好几个大沙坑的事,任由修路破坏大沙坑,进而影响到坑里的科研项目,将会影响到荆郊县国家生态县的评比,也会影响到万亩郊野公园造林项目的资金转移支付,更会影响到今后其他生态林建设项目。”

 

  原来这几个大沙坑,在湖畔镇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县里也不知情的情况下,由县林业局副局长做主,私自赠给了主席的妹妹的男人的女学生,她们以此沙坑申报了科研经费,专门测量沙坑里每个月有关数据的变化情况。这个测量项目,科研经费共有3000多万,已经悄悄地科研了一年多了,还有不到两年,项目就可圆满完成。

 

  主席的妹妹的男人的女学生,谁都没有见过。

 

  但是听说主席的妹妹,在很久以前,曾经提拔过市林业局董局长。所以,这个主席的妹妹的男人的女学生的科研项目,事关重大,非同小可。

 

  如今湖畔镇修路,大沙坑即将因修路填埋,科研项目岂能半途而废?市林业局董局长于是亲自带队前来制止,并不再顾及副主席曾经在湖对岸说过:“要涵养好明生湖的水源啊”的重要指示。

 

  县委甄世曼书记无辜受市林业局局长和几个处长的奚落批评,只能忍气吞声,当着大家的面,把气撒到罗山身上,批评罗山申报项目之前,情况不明,问题不清,发现问题后,应急不当,处理不力,给县里工作造成极大被动。

 

  送走了市林业局领导,甄世曼书记亲自带队,到现场查看,看过早年挖沙造成的狼藉一片大沙坑后,苦笑不已。

 

  鉴于县林业局副局长,私自把镇里的土地赠给他人做科研项目,并没有向县委报告,甄世曼气愤之余,要给副局长一个处分。林业局郝为善局长再三恳求,方才作罢。

 

  罗山气不过,私下找到甄世曼书记发牢骚,说什么科研项目,分明是借权威裙带关系套取国家科研资金,借机捞钱。况且部门经常强调属地管理、属地管理,我湖畔镇的地块,居然被林业局私自拿去做人情,关键时刻,他们装缩头乌龟,让书记蒙受如此羞辱。

 

  罗山恶狠狠地对甄世曼说:“请您假装不知道,我保证让几个沙坑一夜之间夷为平地!”

 

  甄书记忙制止罗山,禁止他轻举妄动。

 

  十公里的湖畔路,已经修了99%,就剩下最后的400米,公路局局长白蟒虎下令停工。经罗山多次协商,白蟒虎指示施工队避开沙坑,转了个大弯子,暂时从别处接个临时道路作为出口。

 

  过了不久,县委甄世曼书记被调离荆郊县,平调到了另一个县继续当县委书记。

 

  新接任的县委书记孙紫归,抓住万亩郊野公园建设的良机,大打生态建设牌,通过林业局长郝为善,安排同学承接荆郊县重点绿化工程。

 

  孙紫归要求宣传部把“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口号,制成巨幅标牌,挂在全县各醒目之处。同时指示宣传部,今后要强力包装、宣介、打造荆郊县全国生态示范县的形象。

 

  林业局郝为善局长更加密切配合县委孙紫归的领导。很快,郝为善得到了孙紫归的宠爱和信任。不几月,郝为善局长超越数名县级后备干部,以非后备干部身份,顺利升任了副县长,并继续分管林业绿化等部门,更加便利落实孙紫归书记的有关指示。

 

  湖畔路没有完全按规划完工,湖畔镇交通拥堵的缓解自然有限。

 

  为彻底消除湖畔镇常年拥堵的积弊,罗山多次在会议上郑重提出,建议县委、县政府下决心,把造成湖畔镇拥堵的源头——县治超检查站挪到荆郊县外围与临县接壤处,以杜绝拥堵造成的脏乱差,以及因拥堵而造成的风气日坏。

 

  在罗山多次据理力争下,县委书记孙紫归终于点头同意,把治超检查站挪走。孙紫归责令罗山在新检查站项目申报下来之前,筹资先拿地,做好县治超检查站迁建准备。

 

  没过几天,检查站要迁址的消息,皆从私密渠道流传开来。

 

  夜里,倪二又组织众多机械、带领众多人员,在拟选地块里开始密集扦插各种树枝,以期暴利。

 

  罗山经求助县里多个领导与部门,请执法部门合力制止,无果。只好安排工作人员,与倪二和抢种户展开正面斗争,与抢种者展开时间进度的比赛。

 

  孙紫归邀请了农林大学权威专家,筹划在荆郊县打造高端葡萄酒庄产业带,一期规划建设288家酒庄,远期规划建设666家葡萄酒庄。

 

  孙紫归在全县多个重要会议上,宣称要把荆郊县打造成为与法国波尔多媲美的高端葡萄酒庄产业带集群。这一高大上的创意和发展理念,立刻赢得了全县上下的交口赞誉。县宣传部围绕这个专题,搞了多次有影响力的宣传整版。

 

  葡萄酒庄规划定稿讨论会上,孙紫归点名要求罗山发言。罗山踌躇半晌,说道:“高端葡萄酒庄产业带规划,看上去很美!实际上,真正落地,需要漫长的时间,需要超凡的工作推进。从实事求是的角度,建议荆郊县把建成288家葡萄酒庄作为远景规划,而一期规划,集全县之力,搞好8家葡萄酒庄,让全县人民喝到我们自己产的高端葡萄酒,就是荆郊县的一大历史功绩!”

 

  罗山的发言,引得孙紫归的极度不满。也受到了与会各大员的嘲笑奚落。

 

  在孙紫归的授意下,荆郊县筹划了招商引资新闻发布会,发布会选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

 

  发布会上,召集了荆郊县前五年来所有已签约项目的负责人,集中、重新搞一场大型签约仪式。

 

  发布会现场,正是大暑之天,室外接近40摄氏度。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刚落,工作人员推进来一个巨型冰雕,引起一片惊叹。

 

  在众多闪烁的镁光灯聚焦下,副市长、孙紫归和来宾中职位高的众领导,优雅地各拿起一瓶红酒,缓缓地注入冰雕里,洁白的巨型冰雕中,注入的红酒立刻变成了血色红字:

 

  “醉美荆郊——世界高端葡萄酒庄产业带”!

 

  会场顿时一片欢腾,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宣传部邀请的有关主流媒体,集中发布了新闻通稿。

 

  于是,孙紫归书记领导下的荆郊县,闻名世界。

 

  全世界都知道了,荆郊县要建成全国一流、世界著名的高端葡萄酒庄产业带。

 

  荆郊县,一时引来参观考察的官员络绎不绝。

 

  公务接待的酒桌上,孙紫归频频举起他指定的“华夏92”干红,热情洋溢地发表致辞。

 

  孙紫归们,陶醉在建设世界著名高端葡萄酒庄产业带的概念中,仿佛高端葡萄酒庄产业带,已经成为荆郊县亮闪闪的名片。

 

  有一点,孙紫归并不清楚,他指定宴请用的“华夏92”干红,压根儿就没有真酒。

 

  荆郊县部委办局的一把手们,认同县委孙紫归钦定的品牌。皆以能喝‘华夏92干红’为时尚。大家并不去细论真假,有人轻晃酒杯,高声喊服务员,拿瓶“可乐”来掺上喝。

 

  孙紫归认为罗山跟自己不是一伙的,跟自己不保持一致。孙紫归尤其感觉到,罗山跟不上跨越式发展的步伐,趋于保守,影响到世界高端葡萄酒庄产业带宏大规划的落实。

 

  终于,孙紫归找准机会,指示县组织部长,运筹了一番,以干部交流任职为名,把罗山调离荆郊县。

 

  罗山得知即将离开镇党委书记岗位,即将离开荆郊县,于是招来副镇长沙世成,要求他尽快组织力量,连夜把阻挡湖畔路修建的几个大沙坑填平。

 

  罗山要求沙世成,今后务必协调公路局白蟒虎,在大沙坑填平之后,务必按照原来规划,把湖畔路修通。

 

  “拜托了”!罗山说道。

 

  罗山即将离开湖畔镇时,在孙紫归办公室里有一段对话。

 

  孙紫归充分肯定了罗山,提到了他在扩大葡萄种植规模、引进葡萄酒庄等方面所做的贡献。

 

  罗山点头微笑,感谢孙书记的肯定。

 

  孙紫归还表扬罗山,说治超检查站迁址的前期拿地工作顺利,项目已经得到了市里的批准。湖畔镇主干线旁边破破烂烂的小旅馆,拆的好,极大改善了地区环境面貌。

 

  罗山微笑颔首,感谢孙书记的表扬。

 

  孙紫归深情地说:罗山,今后咱们还是好朋友!你即将离开付出很多心血的湖畔镇,我表示惋惜和不舍。请你再重新考虑考虑,可以不去交流任职,我可以在县里给你重新安排个岗位任职。

 

  罗山站起身,再次对孙书记表示感谢。

 

  临分手时,孙紫归握着罗山的手,请他推荐一名镇长的合适人选。罗山说:副镇长沙世成。他当镇长,更有利于镇里工作的推进!

 

  罗山离开湖畔镇后不久,他关切的湖畔路终于完全贯通。夜里填平的大沙坑,并没有谁敢跳出来质疑。

 

  罗山推荐的沙世成,并没有担任镇长,也没有得到重用。沙世成也被调离湖畔镇。几经周折后,沙世成被平调到了县林业局,任副书记。在林业局郝为善局长的手下工作。后因郝为善升任副县长,仍然分管着林业局,所以,沙世成仍然需要接受郝为善副县长的领导。

 

  随着“八项规定”的深入落实,反腐力度的逐年加大,公路局局长白蟒虎惊病交加,惶惶不可终日,英年早逝,抱病而死。

 

  倪二后来入了党。还当上了村干部。

 

  因为抢种苗木骗取巨额地上物补偿事,倪二后来接受过几个月的调查,最终因为证据不足,无罪释放。继续享受着千万富翁的富足生活。

 

  湖畔镇多个机关干部,被查出在清查地上物赔偿时,勾结村民做假账,因此被移送司法处理。按照规定,公务员受到司法处理,自然要被开除公职和党籍。一时,荆郊县因此事成为反腐先进县,县纪委书记因此得到高升。

 

  湖畔镇万亩郊野公园,因明生湖水位持续上涨,当年斥巨资所种的大量树木,大部分浸泡在水里,一片片地倒下、死去。

 

  县委书记孙紫归因善于宣传和自我包装,很快继续得以高升,到市里一个重要部门担任一把手。而高端葡萄酒庄,别说288个,更别说666个,自然连6个也没有建成。

 

  荆郊县仅有的几个葡萄酒庄,仍然是罗山当年在任时,引进并极力推进的那几个。后来,皆因县里层出不穷的刁难、层出不穷的打压,迫使投资商含恨离去。

 

  如今,只剩下几个烂尾工程,继续提醒着世人、提醒着世界:

 

  “醉美荆郊——世界高端葡萄酒庄产业带”,是一个著名的笑话!

 

  荆郊县上下,早已淡忘了这个笑话。很少有人还提及当年举世闻名的“醉美”承诺。

 

  如今,荆郊县里,大家正忙着、正热衷筹划着新的世界盛会。正加快筹办着、要卯足劲搞一次举世瞩目的、无与伦比的“全宇宙休闲娱乐搞笑大会”!

 

  (本故事皆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骨髓捐献者
下一篇:树生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