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来自阴间的信用卡账单

时间:2017-10-15 19:10:35 | 作者:安盼利 | 阅读:次

  公司要求集体加班,茶水间遇到郭亚楠,他见四周无人,便问我:“老刘的事,你听说没?”

 

  “不就是被催信用卡账单,一时急火攻心住院了嘛!”我接好咖啡转身欲走。谁知他又神秘兮兮地说:“没那么简单,老刘收到的是来自阴间的信用卡账单,他就是被小鬼吸食了阳气,才一下子进了医院。”

 

  简直天方夜谭,我白了他一眼道:“无凭无据,你别散播谣言。”

 

  见我不信,郭亚楠故作高深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老刘那天给大家看的破旧牛皮信封,可是有门道的!”


来自阴间的信用卡账单
 

  同事刘海威总是抱怨,最近老是收到五六百块小金额的账单,账单的收款单位模糊不清,他想不起消费地点也懒得去计较,每次都把款还了。一次两次还行,次数多了刘海威有些烦,开始拒还。没想到接下来,他一口气收到十几封账单。

 

  但这信封除了是用旧牛皮纸做成的,上面用小楷写着刘海威外,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见成功引起我的注意,郭亚楠继续道:“信封上,刘海威名字后面那两根小横杠,是太极八卦中代表阴的符号,最重要的是,你知道老刘的信用卡消费了什么吗?”

 

  “扑棱”一声,窗前猛地飞过一只大鸟,我一个激灵,急忙喝了口热咖啡,缓缓神才问:“是什么?”

 

  郭亚楠转动了一下眼珠,故意压低声音道:“黄纸、蜡烛、纸人……这些可都是烧给死人用的哦!”

 

  此刻安静的茶水间传来人走路的声音,我心跳瞬间加速。

 

  “没准儿,老刘活不过今晚了。”郭亚楠低下头幽幽地说,嘴角一扯像是诡笑,再看他的脸,也隐隐泛着青光。

 

  想到今晚要加班到10点,我内心一阵害怕和后悔,好端端的干嘛在鬼月的晚上聊这么一个话题?一只手突然拍打了一下我的肩膀,我一哆嗦,咖啡杯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是让你们加班,不是让你们在这里闲聊。”主管突然出现在这里,然后瞪着郭亚楠吼:“你是不是在编恐怖故事吓唬小安?我已经接到很多人匿名投诉你了,若是再被我发现,扣工资扣奖金扣加班费扣补贴!”

 

  在主任杀人的目光下,我快速坐到自己的格子里整理文件,可心里却一直想着信用卡的事,想着老刘的事。

 

  直到晚上23点,我才终于加班完毕。小区路上的几只路灯不知被哪家熊孩子给砸了,一路走回明暗交错。

 

  到楼道门口时,一阵风吹起,有纸灰吹到我脸上,定睛一看,在拐角处一名老太一边用木棍挑火堆,一边往里扔着纸钱。火苗猛地蹿得很高,老太太突然间一转头,一张皱巴的脸对着我似笑非笑地说:“趁着鬼门关大开,我多给老头子烧点纸。”

 

  我一个踉跄,快速地往楼上跑去。抖着手打开门,见室友周曦还没回来,我第一反应就是往床上跳,抓起被子将自己捂了个严实。周围很静,静得让人头皮发麻紧绷着每根神经。捂着被子的我冒着丝丝冷汗,身体僵硬地无法动弹。

 

  窗外大风凛冽,树枝使劲拍打着窗子。

 

  “小安、小安!”像是有人在喊我。

 

  一张扭曲的脸紧贴着玻璃窗,它咧嘴笑着,眼珠子瞬间滑落,只留下两只空洞的眼眶。我蜷缩在床上,惊恐地看着那张想要钻进来的脸,他到底是谁?像老刘又像是一名陌生老头。正欲抓起床上的书扔到窗边,却摸到两小只光滑的球状物体,定睛一看——手掌中赫然滚动着两只眼球!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扭亮灯,惊恐地看着自己的手,什么也没有。再望向窗子,外面没有刮风,也什么也没有。见状,我才松了口气,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刚才应该是做梦了。

 

  “咚、咚、咚”有人敲门,室友可算是回来了。

 

  “你又忘带钥匙了?”。我急忙跑去开门。

 

  打开门的瞬间,却出现一张皱巴的脸,是那名烧纸的老太太。我有些错愕。

 

  “姑娘,你上楼时钱包掉了。”老太太说着递给我一个棕色皮质钱包,是我的,没错。我说完谢谢,老太太转身欲走时盯着我的钱包好几秒,原来我的信用卡露出了大半截。见状,我讪笑着理理钱包,她望着漆黑空荡的楼道,突然小声说:“姑娘啊,记得保管好你的信用卡,若是被别人捡到了,可就不好了啊!”

 

  我心里再次发堵,今天这是撞邪了吗?怎么谁都在讨论信用卡!

 

  凌晨1点,周曦才拖着疲惫的身子钻进屋,房间里终于有了丝人气。

 

  她怀里抱着一叠信件,然后抽了最上面的几封扔给我说:“咱家的邮箱都塞满了,你从来都不查看吗?”

 

  我接过周曦扔过来的信封,不禁傻眼了。这是几封用棕色牛皮纸制成的简易信封,就像70年代的老旧信封,信封上只简单的写着安婕妮收。我发着抖查看收件人后面的字符,果真是两根平行的短横杠。打开信封,账单上的消费单位写着寿阳小店88号。

 

  天哪!中邪了!中邪了!我发疯般打开电脑,搜索到这家店。点进去,整个网页都是黑白色人体美女,这是一家纸宝店,店内的货品都按编号摆放的很整齐,总共有88种商品,比如香烛冥币和纸糊的衣服,看起来分外瘆人。

 

  “你怎么了?”周曦见我脸色惨白忍不住问道。

 

  见状,我带着哭腔把公司老刘的事儿和郭亚楠的说辞给她讲了一遍,她听完哈哈大笑起来:“用脚趾头想想,这个郭亚楠是在故弄玄虚,专门吓唬你这种胆小的女孩子呢!”

 

  “可是我也收到了跟刘海威一样的信用卡账单,消费的也是蜡烛纸人!”我把周曦拉到电脑旁让她自己看。

 

  她继续笑道:“那肯定是你点过钓鱼网站,信用卡被盗啦!”

 

  见我还是心神不宁,她去厨房帮我倒了杯热牛奶,柔声道:“每天拼命工作压力已经很大了,不要再想些有的没的,喝了这杯牛奶,赶紧睡吧。”

 

  我感激地说声谢谢,周曦便躺下睡了。

 

  我的信用卡真的被盗了吗?我喝着牛奶希望能回想到一些线索。

 

  平时我严重依赖信用卡,信用卡不仅可以缓解经济压力,平时购物出国旅行也方便。所以,买机票、淘宝剁手、叫外卖以及手机充值等都习惯刷卡。要是真遇到钓鱼网站,我的信用卡额度早一口气被盗刷完了,也不是这样分多次被刷吧。

 

  我摇摇头,实在理不清头绪,想到还要上班,只要硬着头皮睡下了。

 

  夜静得可怕,睡梦中一股纸钱燃烧的气味钻到鼻孔,同时一阵寒意袭遍全身,我猛地睁开眼,继而卧室传来阵阵窸窣的脚步声。

 

  短短几秒钟,卧室角落变得人影婆娑。我吓得用被子蒙住头只露出眼,这些人影有的穿着清朝官府,有的穿着马褂,有的穿着中山服,他们蹲在地上不停地抖动,啃香烛的啃香烛,抢纸钱的抢纸钱……突然一个黑影猛地回头,他明明没有五官,却仍让人感觉他在阴森森地笑。他站起来,迅速飘向桌子,拿起我的信用卡。接着,地面凭空出现更多的蜡烛和贡香。黑影们越聚越多,像要把整个房间撑爆了!

 

  我崩溃极了,马上扭亮灯,环视着四周,已分不清刚才是不是在做梦。

 

  “小安,你又怎么啦?”周曦闭着眼小声嘟囔了一声。

 

  桌子上的钱包确实被打开了,难道郭亚楠讲得都是真的吗?那些东西是不是也想着吸食我的阳气,好赶去转世投胎?想到这些,我忍不住小声哭了起人体美女来。

 

  周曦揉揉惺忪的睡眼,柔声问:“小安,是不是做噩梦了?”

 

  “我的信用卡真的被阴间的小鬼刷了!”我惊恐地说。

 

  “你胡说什么呢?这世界上哪来的鬼?”她拍拍我的后背安慰道。

 

  “刚才我分明看到一群黑影……”我有些语无伦次了。

 

  “你这是心理暗示造成的。”周曦深呼吸一下,示意我静心,然后问道:“你的信用卡是不是别人帮你代办的?”

 

  我点点头,一年前,同事中有人在推人体美女优惠办信用卡活动,还说对方是他朋友,活动可信可靠,只要当天申请,便可获得旅行拉杆箱一个。那人是谁来着?我闭着眼想了很久,终于想起是郭亚楠!我有些想不明白,“但是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周曦斩钉截铁地说:“如果你消费时没遇到钓鱼网站,那帮你代办信用卡的人嫌疑最大!”

 

  我还是觉得疑云丛生,要真是郭亚楠的话,他也犯不着最近才动手啊。

 

  “网上关于信用卡被盗的案例新闻多了去了,你没事也关注一下嘛!”周曦说着,又拿来牛皮信封,无奈道:“还有,这么劣质的印刷,一看就是诈骗嘛,而且骗得就是你们这种疑神疑鬼的人!”

 

  被她这么一讲解,我也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过敏了。顺手把这些信封撕掉,才觉得解气。

 

  这郭亚楠也真是的,要不是他故意吓我,我哪能胡思乱想,害得我整晚都睡不踏实。明天到公司我得投诉他。

 

  大清早,我被一声清晰的短信声吵醒。迷糊着抓过手机一看,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公司业务部副主任刘海威在住院期间病情突然恶化,于昨晚凌晨三点左右病逝,请公司各位员工今日上班一律穿深色衣服去参加他的追悼会

 

  看着地板上撕碎扔了一地的牛皮信纸,我大人体美女脑突然一片空白,胸口一阵湿热,晕了过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死亡循环
下一篇:打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