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诡镜诡境

时间:2019-03-03 15:47:06 | 作者:方道子 | 阅读:次

  洪都县城最近一直在沸沸扬扬议论西巷街乞丐的死,按理说一个乞丐死去再正常不过,不应弄出这么大动静。可奇怪的是,这个乞丐在临死前一个月像是突然发迹一样,天天锦衣玉食,香车美人,出入各种高档烟花柳巷。美人珠宝在怀,着实让人羡慕。

 

  有人与他称兄道弟,套他的话,想得知这笔意外之财如何而来。但他只神秘兮兮地笑着说,我得了一个宝贝。别人再问他什么宝贝时,他却不再说了,那人只好哂哂干笑两声。

 

  一个乞丐突然这么有钱,必会引起不少人的嫉妒之心,等着看他的笑话。

 

  这天,一个刚从城外回来的男子,约摸三十多岁的样子,急急忙忙跑到县衙去告状,称自己在城外发现了一个被咬得不成样子的人。

 

  县老爷郭堂立即派捕头带着几个人去查看,现场里里外外也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在通往城门的一条偏僻的小路上,果真有一具尸体,尸体上血肉模糊,像是被成千上万的小虫子咬噬过一样,白骨森森,好不吓人。五官被咬得面目全非,因此也辨别不出死者是谁。尸体旁边有一面镜子,银质的手柄与后盖,绘有七色彩绘,一看必是上乘之物。只是镜面发黑,照人并不真切,与寻常镜物不同。

 

  捕头正拿着镜子反复琢磨,只听人群中有人喊到:“这是西巷街乞丐的镜子,我曾见他拿出来过。”

 

  “这么说来,死去的这个人就是那个乞丐了。”

 

  “怪不得好几天没有见过他了。”

 

  人群中议论纷纷。

 

  现场所发现的东西都被拿到了府衙作进一步调查,只是死法如此恐怖,真是闻所未闻。

 

  这边,县老爷夫人郭氏也听到了消息,只是她关心的并不是死者的死因,身旁丫鬟绘声绘色描绘的镜子让她动了心。

 

  “世上当真有如此精美之物?”

 

  “是的,夫人。七色彩绘在阳光下发出朦胧的光芒,宛若彩虹。还有人说,这面镜子就是那个乞丐的宝贝,他就是靠着这面镜子才发了一笔横财。要不然,凭他一个要饭的,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命?”

 

  “去,把那面镜子拿过来。”

 

  “夫人,这……这不太好吧。这件案子还尚未有头绪,如果现在把镜子拿过来,恐怕老爷会怪罪。”丫鬟小声说道。

 

  “怪罪?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怪罪我,他做过什么事我可都清楚。放心去拿,就说是奉我的命令。”

 

  “是。”丫鬟伏了伏身退下去了。

 

  那厢,县令郭堂知道大夫人郭氏将证物拿走,只有干生气却也无可奈何。“知道了,退下吧。记着,此事不可对外声张。”

 

  “遵命,大人。”捕头抱了抱拳起身退下。

 

  “大人,大夫人如此嚣张跋扈,大人你怎么就不管管呢?”身旁的小妾一边推攘一边娇滴滴地嗔怪道。

 

  “算了,这事你别管了。”县令轻轻拍了拍放在肩上的玉手,仰头喝下一杯酒。

 

  不多会,丫鬟手捧一个精美的檀木红盒走了进来。

 

  夫人打开一看,果真不是凡物。拿在手里,隐隐有股寒气渗人骨髓。镜面幽黑,像是无尽的漩涡,看得久了,仿佛能把人吸进去一般。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

 

  郭氏这才回过神来,“没什么。”说着赶紧把镜子放回盒中。

 

  “夫人,老爷去了西厢房的四夫人处。”丫鬟急匆匆前来回报。

 

  “罢了,伺候我睡吧!”

 

  “老爷都已经一两个月没来咱这处了,今天派人说要来这儿,咱们可准备了不少东西。说不来就不来了,这不是在糟蹋夫人的心意吗?”丫鬟埋怨道。

 

  “旧人自是不胜新人。”郭氏神色有些倦怠。

 

  晚上,丫鬟伺候郭氏睡下后便退下了,躺在床上的郭氏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想起那面镜子。

 

  郭氏走下床,拿起930那面镜子,幽黑的镜面里竟显现一白衣公子。身形挺拔,容貌俊俏,真乃一翩翩佳公子也,颇有郭堂当年之貌。

 

  郭氏原是京城宰相之女,当年郭堂高中状元时,郭氏之父官名正盛。看其相貌堂堂,满腹才学,便将女儿许配于他,并为他在京中谋了一个不错的肥差。夫妻二人生活甜蜜,如胶似漆,那也是郭氏记忆中为数不多的与郭堂的欢乐日子。

 

  不久后,郭氏之父被查霸占良田,结党营私,被革职查办。郭氏乞求郭堂能为其父求情,可碍于自身利益,骂她是妇人之仁。郭氏之父被判为秋后问斩。郭堂因再无庇护,被朝中官员打击,逐渐沦为一小小县令。


诡镜诡境-鬼故事
 

  恍惚中,郭氏来到一处小巷处。路两旁挂着白灯笼,幽蓝色的灯火在风中轻轻摇曳,更平添几分诡异。别无他路,郭氏只得顺着这条路往前走,不多会儿,来到一处庙前。门前的火把熊熊燃烧着,左右两旁的石狮子在火光下更为骇人,青灰色调让整个庙宇看起来压抑。

 

  郭氏敲了敲门环,无人应答,便推门而入,诺大的寺930庙竟空无一人。

 

  大殿内的佛像威严正坐,神情肃穆。郭氏向来是信佛的,便跪下来磕了几个头。

 

  郭堂冷淡自己,无非就是嫌弃自己这么多年没给他填个子嗣,没有那几个狐狸精有本事。她虽也气自己这不争气的肚子,却无可奈何。因此郭氏每日早起诵经时,都会乞求菩萨保佑早日自己怀上孩子,也经常会派人去搜集有关的方子。

 

  拜了佛祖后,郭氏又情不自禁地将自己的念想说了出来。

 

  突然,郭氏发现自己竟在水中,水已淹没了脖子,她不停地伸出手呼救,可并没有人来救她。意识渐渐昏迷,就在她以为自己将要死的时候,一睁眼,竟发现自己还在床上。豆大的汗珠不住往下落,心脏怦怦直跳,似乎还未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门外等候的丫鬟听到屋内有动静,便进来了。

 

  “夫人,可有什么吩咐?”

 

  “现在什么时辰?”

 

  “天已亮了,夫人可要盥漱?”

 

  “嗯,好。”

 

  “夫人今天可真漂亮。”丫鬟一边给郭氏佩戴发饰,一边赞叹道。

 

  “你这丫头,就是嘴甜。”

 

  “我说的是实话,夫人今天就是比以往好看,就连那几位夫人都比不过。”

 

  说也奇怪,郭氏也渐渐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同,就连那几个小妾也在私自议论。

 

  郭堂听闻,忍不住好奇,前去探望。只见窗下抚琴的郭氏越发妩媚了,姿容不减当年,还多了一份说不清明的魅力。

 

  郭堂当夜便留宿于此,一夜云雨,好不快活。

 

  接下来的日子,郭堂夜夜留宿郭氏房中,其他夫人只有暗自气愤,却说不出什么。

 

  约摸一旬后,郭氏身体偶感不适,请大夫来瞧竟是怀孕了。自此,郭堂对郭氏更是宠爱。可只有郭氏知道,今天的一切,都要归功于那面镜子,竟想不到那面镜子如此神奇。

 

  人的贪念是无穷的,第一个欲望被满足后,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县令虽说也是个朝廷官员,可这么个芝麻绿豆大小的官,一年的俸禄仅够勉强生活。是夜,郭氏将众人支开,告诉老爷今天身体不舒服,不能陪他了。郭堂怜惜夫人身子,只好往别房睡了。

 

  这次,郭氏求的是郭堂能步步高升。果不其然,不久后朝廷便颁旨,因郭堂政绩显著,官升两品。

 

  不久,郭氏又去为肚子里的孩子祈福,希望他将来官运亨通,荣华富贵。

 

  当她进入那条巷子后,却发现蓝色的火焰变930成了红色,映照在地上犹如流淌着的鲜血。郭氏壮着胆子推开门,刚进大殿门却自己关上了。大殿内看不见的地方有红色的光亮在闪动,渐渐得,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移动过来。

 

  待到看清楚,竟是一群虫子,黑压压一片。郭氏吓得赶紧往回跑,但门却怎么也打不开了。此时佛像也散930化成虫子,一瞬间,郭氏被咬噬殆尽,血肉模糊。

 

  第二天,丫鬟来敲门,许久无人应答。丫鬟们站在外面,不敢贸然进入。

 

  “夫人还没起床吗?”恰巧这时郭堂来到。

 

  “回禀老爷,还没有。”

 

  “我进去看看。”

 

  郭堂推门而入,但却被眼前的场景直接吓瘫在地上,众丫鬟仆人进来也吓了一跳。

 

  犹如死去的乞丐一样,郭氏此时只剩一滩烂肉,被褥被鲜血渗透,床边也是血淋林一片。

 

  是日,朝廷圣旨也来到,有人检举郭堂贪赃枉法,财产全部充公,贬为庶民。

 

  朝廷奉命前来抄家的钦差见到了这面镜子,觉得甚是精美,便收入了自己的怀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