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出租车司机的湘西之行

时间:2018-05-29 20:26:13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我那几年做出租车,不仅是跑车,有时也做做代驾,就是有客人请去做司机。这种活不多,但一跑都是几百上千公里的长途。

 

  这其中,就有那次至今想起来仍觉得十分神秘诡异的湘西之行。

 

  那应该是2010年春天,万事万物刚从严冬中摆脱出来,正是春雨霏霏,烟气朦胧,生机勃勃的季节。

 

  一天,忽然接到我哥的电话,说他认识的一个老板想走长途,因为司机临时有事去不了,所以想请一个司机,就问我想不想去。

 

  说真的,虽然出租车司机天天跑车,但大部分都是短途,中间还能吃个饭吹吹牛休息一下怎么的。

 

  可是跑长途就不同了,要长时间开车,路途遥远不熟悉道路环境,还不知客户好不好相处。所以我心里有些嘀咕。

 

  我哥看穿了我的心思,就说那个老板也是我的好朋友,为人很好相处,对待下属员工都很好的。今晚我和他一起吃饭,你也一起来吧,去不去到上海长江有色金属网时再说。

 

  听我哥这样说,我也就答应了,心想先看看情况咋样。

 

  晚上,在一个酒楼的小包厢里,我见到了那个老板,四十岁左右,我哥和别的人都叫他土哥。

 

  他是做酒代理生意的,代理着我们这地区几个牌子的白酒和红酒。这次他们出远门,就是为了联络客户感情,土哥亲自陪同几个销售量大的客户一起去湘西游玩。

 

  土哥说,他选择去湘西,一方面是因为那有张家界、武陵源、凤凰古城等优美的景区,另一方面是他有几个很好的朋友那边,生意做得不错,他也想顺便考察一下,看能投资点什么。

 

  饭桌上我看土哥很和善,就忍不住问:“土哥,你们干嘛不跟旅行团或坐火车、飞机去,那多方便快捷呢,自己开车去时间长,又比较辛苦。”

 

  土哥摆了摆手,有点憎厌地说:“不想跟旅行团,去了让人当牵线木偶一样扯来扯去,还要做冤大头受骗挨宰。我不是出不起这个钱,是受不了这样的摆弄。”

 

  “自己做火车飞机也行,可是我们大包小包的,还要去探望老朋友,这样太丢份了。”

 

  土哥不愧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他明白我的想法,又说:“小博,你放心,我们这几个人都会开车,你实在累了我们可以替一下。还有车上有卫星导航,你不用担心不熟悉路,到了当地还有我的朋友在那带路呢。至于价钱,200块钱一天,别的什么费用都不用你出,就跟着我们游玩就行了。”

 

  这个条件实在太优厚了,可是我心里还有一点疑虑,就惴惴地问:“土哥,听说许多跑过湘西的司机说,那边自古就有许多诡异的道术巫鬼,还有路很险峻不大好走?”

 

  土哥听了这不大高兴了:“男子汉还怕这个,怎么闯世界!真要怕就去大庙(我们这的土地爷庙)请个灵符就行了。”

 

  听了土哥这样说,我也暗自羞愧自己有些胆小,就把这桩生意应承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我就做了些准备,等土哥定下出发的时间。

 

  不怕大家笑话,我还真去大庙请了几道出入平安,驱妖避邪的灵符,再加上上次后座鬼影时请的几件宝物,一起偷偷带在身上。

 

  毕竟是出远门,到一个完全陌生,而且有那么多诡异传说的地方,还是有备无患些,是吧。

 

  不过说真的,我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是这些灵符宝物发生了作用,后来才使我逃过那惊险一劫,但现在想起我还是很庆幸当时做了这些防护措施的。


出租车司机的湘西之行-鬼故事
 

  五天后的一个早晨,那时大概已经是三月底的时候,天气乍暖还寒,我和土哥一行五个人出发了。

 

  我们坐的是一辆七座的别克大商务车,空间宽敞舒服。虽然挺耗油,但跑起来比较稳定,适合跑长途。

 

  我们选择的路线是从京珠高速公路进入湖南,先到长沙、韶山,再从常德进入湘西。

 

  能在春暖花开的季节里出游,又没有太多的约束,一路上大家的心情都挺轻松愉快的。

 

  土哥也不要求赶时间,叫我安全第一,所以我就安安稳稳地驾着车穿市过县,出行第二天的早上进入湖南境内。

 

  也不知是因为第一次到湖南,还是接触过一些灵秀的湘妹子,感觉湖南的山山水水都透着一股灵气。

 

  心想有这样钟灵秀色的山川河流,难怪自古就是一个出帝王将相的地方。当晚我们赶到长沙,就住在五一广场附近。

 

  第二天起来,凭着地图和导航,看了神秘的马王堆,湘江北去的橘子洲头,还有文气充盈的岳麓山,既新奇又有些感慨。

 

  特别是在马王堆看到那个巨大的棺椁,数不清的奢华陪葬品,以及那具2200年前的古代女尸,心里的感觉十分奇异。

 

  凭着某些奇特的防腐技术,以及各种大自然的巧合爱护,这位名叫辛追的美女才得以保存2000多年,直到今天和我们见面——虽然是我们活着,她躺在防护罩里。

 

  可是如果再过100年,她可能会依然躺在玻璃罩下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可是我们却不知去哪了,所以也并没有什么高兴兴奋的感觉。

 

  第三天,我开车载着土哥他们继续去了韶山冲、滴水洞、花明楼,一路上走走停停。

 

  到了景区就饶有兴致地跟着别的旅游团,听导游讲解,听到了不少关于毛主席的神奇灵上海长江有色金属网异故事,当晚就住在湘潭。

 

  晚上吃饭的时候,大家兴致都挺高,还喝了点酒,土哥有些醉眼朦胧地和我说:“小博,这几天你辛苦了,明天我们晚点起。接下来的路程,就要进入湘西了,路上你要小心些。”

 

  我诺诺答应,心想这一路来都挺顺利的,也十分高兴轻松。

 

  第四天大家借着酒意睡到差不多11点才起来,吃了午饭,就直奔常德的慈利县,从那里开始进入湘西的行程。

 

  这条路线是土哥的一个朋友建议的,说这样能看到湘西最原始古朴的景色,还会路过他所在的一个小县城,他在那为我们接风。

 

  大概下午4点多的时候,我们到达慈利,加满油,检测了一下车的胎压什么的。我抬头看看四处远方,发现高耸的大山明显多了起来。

 

  我明白,远处那些春雨迷朦中影影绰绰的大山,就是神秘的湘西了。

 

  我有点担心地说:“土哥,再往前走应该就是爬山路了,到你朋友那还有100多公里,晚上走山路可能有点危险啊。”

 

  土哥毫不在乎地说:“没事,你开慢点就行了,我朋友已经准备好了酒席等我们呢。”

 

  客户就是上帝,土哥这样说,我也只能遵照他的意思了。

 

  于是我们就在春天有些冷竣阴沉的暮色中,沐着飘飞的细雨继续进发。从慈利开出10多公里后,就正式开始进入山路。

 

  那时才是傍晚,湘西山区里的景色真的是十分美丽。

 

  我们能看到险峻两山间一条清澈潺缓的河流和那些漂亮的鹅卵石,能看到那建在高耸大山上似乎与世隔绝的民居,能看到时不时有一小群白鹭从河上山间悠悠飞过。

 

  整个景色就象一幅年代久远的丹青山水画,令我们惊叹不已。土哥甚至有些神往地说:“娘的,这里处处透着神秘灵气,就象是世外高人隐居的地方啊。”

 

  可是我没有土哥他们那么好心情欣赏和感慨眼前的美景,我的全副精力都盯在路上了。

 

  那路实在是太险了,就一条窄窄的两车道,象一条小带子,在大山间蜿蜒缠绕。

 

  有时我驶进一条路,两边都是几百米高的大山峭壁。路就象挂在峭壁上,旁边就是深深的悬崖河流。

 

  而且一路上几乎都是爬坡,在不断地爬山。这样的路,使我这个开惯平坦路的司机感到胆战心惊,更加小心翼翼。

 

  幸好一路平安无事,转眼就差不多到晚上7点了,我看看卫星导航,离土哥朋友所在的县城还有50多公里。

 

  路上土哥朋友来了一次电话,问了位置,叮嘱到一个叫乌土寨的地方一定要格外小心。

 

  我听到土哥在电话里问了朋友几句,然后神色有些凝重,叮嘱我小心开车,不要急,速度不要太快。

 

  其实那样的情况下我也开快不了。

 

  那时湘西山区里已经完全天黑了,可能由于迷蒙细雨的缘故,到处飘散着一片淡淡的雾气,既使我开了远光灯,也只能照到二三十米远。

 

  原本路上偶尔还能遇见一两辆相会的车,现在完全看不到了。路边也见不到一户人家,只见到很远的大山上,有时会有一点小小的光在飘动,也不知是人家还是别的什么光。

 

  大山中渐浓的夜雾里,黑沉沉的天地间,仿佛只有我们这一辆车,这几个人还在活动。

 

  这时不知是受这种静谧的环境影响,还是旅途劳累的原因,车上竟然一片安静。

 

  一向健谈的土哥也没说话,我从倒后镜里看到他在呆呆地盯着黑漆漆的车外,仿佛在想着什么。

 

  我愈加小心地驾着车不断地爬坡、下坡、转弯,在山间穿行。我眼睛不时地扫一下卫星导航,怕在这大山里一不小心会走错路。

 

  不过我很快发现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因为眼前走的这条路走了几十公里几乎没有岔路。这时车上土哥他们似乎都打起了瞌睡,只有我自己打着精神在紧盯着路面。

 

  在卫星导航显示离目的地县城还有二十多公里的时候,忽然我看到夜雾中的灯光一闪,前方出现了一辆红色的小车。

 

  那车的两盏尾灯就象一对红色的小眼睛,在前方隐隐约约的一闪一闪。我觉得有些奇怪,这辆车似乎是在等我们,因为照我的车速,它应该开得更慢。

 

  可我们的车一到,它就加速跑到前面了,始终和我们的车保持五十米左右的距离。这时后面忽然传来土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乌土寨到了吗?”

 

  我看了看导航,刚刚已经过了。土哥似乎松了一口气,说不要急,很快就可以到了。

 

  此时山间的夜雾更重了,前面的车只能影影绰绰地看见朦胧的桔红色尾灯,车牌什么的都看不清。

 

  我也不敢超车,也不好跟得太近,就这样两辆车在夜色中一前一后地在山路上穿行。

 

  就这样,我们这辆车跟着那红色的小车大约有十多分钟。两车间一直保持着距离,那车就象在给我们带路一样,不急不缓地沿着山路前行。

 

  我再瞄一眼导航,此时离目的地只有十几公里了,心里有点纳闷,难道这车就这样一直带我们到那县城?

 

  正想着,前面出现了一个急弯,那辆车在前面慢慢转了过去,我也保持着车速跟上去转弯。

 

  可是刚转过那弯,发现那车竟然就在二三十米远的地方,连车牌号都隐隐约约看得清楚,仿佛就在等我们跟上来。而我们一开来,它就继续前行。

 

  转过这个弯,就是一条挺陡的下坡路。由于那车在前面,加上有夜雾,我看不清这个坡有多长,有没有弯道。这时只有抓紧方向盘紧跟着前面那辆车。

 

  在坡道上行驶了一百米左右的时候,忽然那红色的小车缓缓向右边驶去,这种情况下我也后面慢慢地跟着。

 

  可就在那车暗红色的尾灯向右继续前行,仿佛要转个弯道,我正准备跟上的时候,我眼睛这时又下意识地瞄了一下导航,忽然发觉不对劲。

 

  因为卫星导航显示屏上显示这是一条直道,是没有右转弯的啊。就在即将跟着那车转弯的一瞬间,我选择了直行,而那车也很快消失在夜雾中。

 

  正当我庆幸没有跟着那车走错路的时候,忽然后面土哥声音响起来了:“这车不对劲!”原来土哥早没瞌睡了,一直盯着我开车呢。

 

  我随口回答:“是啊,这车这么晚了,在山路上堵了我们十几分钟,开得挺不舒服的。”

 

  “不是这个,你没看到那车一直没踩刹车,刹车灯没亮吗?”听了土哥的话,我心里一惊,细细一想,是真的啊!

 

  走了这么长的山路、弯路、下坡路,那车竟然一直是亮着的尾灯,刹车灯从没亮过!

 

  这时土哥又说了:“我还模糊看到那车后面都掉漆了,是辆很旧的车。”

 

  “那可能是刹车灯坏掉了?”听了我的话,土哥只叫我专心开,就再没怎么说话。

 

  晚上八点半左右,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土哥的朋友老周早已在一家酒店摆好了接风酒席,席间还有两个人一起陪同,其中一个据介绍是当地交警队的中队长,称为吴队。

 

  土哥和老朋友见面,难免一番热烈的客套寒喧,然后就是一大桌人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酒过三巡之后,桌上除了我做司机的没有喝酒,其他的人都有了几分醉意。

 

  老周本来就是我们的老乡,同一个市的,所以又拉着土哥他们似真似假地诉说着如何想念家乡,还有在那创业的艰难,幸亏有了吴队关照之类。

 

  说着说着,又讲到了湘西的风物,说张家界、黄龙洞、猛洞河、苗寨如何的神秘,如何的美。

 

  说到这,土哥有点开玩笑的说:“老周,来之前我听说过湘西的路很险峻,今天可算是真见识了,一路上我可都是把心提到嗓子上啊。”

 

  老周摆了摆手,不大以为然地说:“路是很险,但你们没走过这路的人一般都没事的。因为第一次走湘西山路的司机担心安全,都会百倍小心,很慎重地上海长江有色金属网驾驶,这样反而不会出什么事。你们来的路上,我不担心这个,只是有些担心乌土寨那段路。”

 

  我们听了,都觉得有些奇怪。

 

  土哥就问:“你为什么在电话里那么紧张地叮嘱我在乌土寨要小心。问你也不肯详说,我们过了不也是没什么事吗?”

 

  老周表情有点神秘:“没事就好,我是怕说了会影响你们的心情,这样更不安全。”

 

  我们一听,好奇心就上来了,立即就要老周快说是怎么回事。

 

  这时老周呵呵地指着一边的吴队:“叫他说吧,他可是这的土上海长江有色金属网著啊,正宗的土家族人,他最清楚不过了。”

 

  吴队也不推辞,他首先提了个问题,问我们对湘西主要有什么了解。土哥回答是湘西土匪,因为他以前看过《乌龙山剿匪记》,引得大家一阵大笑。

 

  土哥一个客户回答是,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因为旅行社经常去他那发宣传小广告。另一客户则说是湘西美女,因为他认识一个台湾老板从湘西旅游回来后天花乱坠地吹艳遇。还有的说湘西民族特产什么的。

 

  轮到我了,我其实对湘西一无所知,但吴队问到了,我只好随便回答:“听说跑过的司机说湘西很神秘诡异,古时候有什么赶尸苗蛊,现在也经常发生灵异的事。”

 

  没想到吴队一听,就说对了,乌土寨就是一个诡异的地方。

 

  我们这个县历史上属于苗族和土家族杂居,两个民族信奉的鬼神不同,可是就偏偏都选中了乌土寨这个地方作为敬奉神灵的地方。

 

  解放前每年都要在那举行大规模的祭祀作法活动,就是刀山火海,请神上身,还有就是苗族神秘的种蛊放蛊等法事。

 

  有一年,不知为什么原因,土苗两族为了祭祀地引发了大规模的械斗,乌土寨一带死伤了不少人。

 

  从此那里就诡异事不断,好象有的商队经过全部染病,没几个能活着回去。有的嫁来的女子忽然就精神失常,喊着令人惊悚地咒语。

 

  还有的牛不知怎么就忽然发疯,自己跳到悬崖底下去。所以我们当地人都是对乌土寨谈之色变,全部避而远之,现在那里就是个地名,没有人家居住的。

 

  满桌子的人听吴队这么说,都定住了,谁也不说话,就安静地听他继续讲。

 

  吴队喝了口水,又说:“后来据我们这的老人说,乌土寨之所以发生这么多诡异的事,可能是当年那场械斗也引起了两族敬奉的鬼神之间争斗,所以使那儿成了一个阴戾之地。

 

  我们这土苗两族都全把那里当成禁地,连小孩都叮嘱不许去那里玩的。直到十多年前,因为修进湘西的省道,勘探选中要经过乌土寨,现在那里车来车往的才热闹些。”

 

  听到这里,我们才明白了原因。

 

  土哥这时似乎斟酌了一下,然后说:“吴队,我们在来的路上,遇到一辆车挺奇怪的,小博你说说。”

 

  我说把遇见那辆红色小车的事说了。吴队此时脸上虽然因为喝了酒有些通红,但我们还是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神色一变。

 

  他连忙详细地问我们遇到红色小车的地段和它离开的地段,因为当时我看了导航,记得很清楚。

 

  就说在乌土寨前几公里遇到,过了乌土寨几公里,在一个下坡处它右转离开。

 

  吴队听了脸色大惊:“这条路从乌土寨一直到县城,是没有岔道的,因为那一带方圆近十公里都没人住。还有下坡那地方,右边是个一百多米深的悬崖呀!”

 

  这回到我们大惊了,我和土哥面面相觑。那红色小车是怎么回事,难道它掉悬崖底下去了?可是也没听到丝毫声音,我们明明看到它右转了。

 

  吴队又问:“你们看到那车有什么特征吗?”土哥连忙回答:“隐隐约约看到尾号是97,前面有一个字母D,车还很旧。”

 

  吴队听细细想了一下,好象在回忆,忽然他一拍桌子大叫:“这是一辆事故车,三个多月前从乌土寨坠到悬崖底下去的,车上的人全死了。当时是我亲自处理的现场,那辆车完全报废了,现在还在悬崖底下呢。”

 

  听到他这么说,我刹那间感觉浑身阴冷阴冷的,土哥的脸色也有点白,难道我们遇上的是一辆鬼车,今晚就是专为把我们引到悬崖底下去的!

 

  吴队好象没注意到我们的表情,又接着恨恨地说:“自从那红色小车后,在乌土寨那前后几公里的地方,已经先后发生了三起汽车坠崖事故了,都是在晚上,我为此还受到了上头的严厉批评。发生第二起事故后,我就和交通局联系在乌土寨那设了很多警示标志和防护设施。可是好象是有某些东西故意引导似的,接下来的事故全都避开了那些设施,原来是这个妖魅在作怪。”

 

  听到这番话,土哥他们全都给吓得没半点酒意了,老周见到这样,连忙把酒席散了场,安排我们到酒店住下。

 

  据土哥说,那晚老周连夜从家里拿来一个形态怪异的小铜人送给土哥,说这是请湘西最有名的道师作过法的避邪之物,叫我们一路上一定要带着好好收藏。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