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纸人葬之咒

时间:2018-04-09 11:06:50 | 作者:安然 | 阅读:次

  【一场恶斗】

 

  “轰隆隆……”一阵剧烈的摇晃将我从昏睡中惊醒过来。我睁开眼睛,透过朦胧的月光仔细地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我竟然正躺在一口没有棺盖的棺材里!

 

  我拼命地挣扎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酸软无力。这时,我突然听见有人喊道:“桃剑灼灼,聚真归元,诛邪!”

 

  我赶紧大喊救命。

 

  很快,一个黑影;中到了棺材前。他一把掐住我的脖子,将我从棺材里提了出来。

 

  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我感到十分难受,我朝那人看去,顿时被对方的样子吓得魂飞魄散,那是广东省社会保险查询一个丑陋无比的鬼。它的额头上挂着两颗眼珠子,本该长着眼睛的地方却长了两张大张着的嘴。它的鼻子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孔,也不知道是不是它的鼻孔。而嘴巴以下部分则像被什么利器削去了,断面血肉外翻,惨不忍睹。

 

  这时,这个鬼怪腔怪调地说道:“你再敢上前一步,我就拧断她的脖子!”

 

  它刚说完,一个低沉的男声紧接着响了起来:“你杀了她,照样逃不了,而且会死得更痛苦、惨烈!”

 

  听了这些话,我感到很奇怪,睁大眼睛努力地朝那个说话的人看去。只见一个帅哥一手持着桃木剑,一手捏着一沓黄符,正在不远处蓄势待发地盯着掐住我脖子的鬼。

 

  “我本来就是个死人,再死一次又何妨?只可惜这小姑娘正值双十年华,又长得如此漂亮,此刻却要陪着我下地狱!”这个鬼说着,又加大了掐我脖子的力度。

 

  我顿时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巴,白眼直翻,意识渐渐地游离。

 

  “何必要弄得鱼死网破,两败俱伤?只要你放了这个女同学,并且不再到学校里作恶,我可以不追捕你!”恍惚中,我又听到那个男生说话了。

 

  这个鬼听了男生的话,象是思考了一会儿才说:“好。你慢慢地往洞里面退,先让我出去,我再放了这个小姑娘。”

 

  “行!”男生干净利落地答应了。

 

  接着,这个鬼便挟持着我迅速地飘出洞口,之后松开了我的脖子。我立即被倒灌而入的空气呛得咳嗽不停,没等我缓过神来,却听这个鬼得意地笑了起来:“哈哈,这个小姑娘是给我陪葬的,我怎么会轻易地放了她?小子,想跟我斗,你还太嫩了。后会无期!”说着,她拦腰抱起我就逃。

 

  可恶,鬼话果然是不能相信的!我又气又怕,却无可奈何。看来,我难逃一死,只是可怜我直到死都还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比如,我怎么会惹上这个鬼的,这个鬼为什么说我是给它陪葬的?

 

  【变成了纸人】

 

  我正绝望间,突然看到空中升起一片黄光。同时,平地上突然飘起无数张黄符,围成一个奇怪的圈儿,将那个鬼和我团团围住。

 

  “鬼性狡诈,你以为我会那么轻易就相信你吗?且看你有没有本事逃出我的诛邪八卦阵!”那个男生大喊着从洞里冲了出来,挥舞着手中的桃木剑,嘴里念念有词,“太极无虚,八卦诀,锋芒露,气涛涛,急急如律令,诛邪!”

 

  随着男生手中桃木剑的挥舞,片片黄符不停地旋转起来,如一个风火轮般卷起一股强劲的暖流,迅速地朝那个鬼压了过来。

 

  那个鬼措手不及,竟然举起我当盾牌来挡黄符。幸好那些黄符仿佛有灵性似的,都在快要碰到我的身体时又迅速地退了回去。可即使这样,那个鬼也无法全身而退。它左冲右撞不得其法,反而不断地被黄符击中,疼得惨叫连连。

 

  “八卦阵周而复始,变幻无穷,生门隐晦,死门却大开。想困死我,没门儿!”那个鬼说着,突然举起我用力地掷了出去,“小姑娘,你替我去死吧!”

 

  我顿时掉进了黄符的广东省社会保险查询旋涡之中。阵阵强大的热浪袭向我,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幸好这时,我听见那个男生大声叫道:“好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黄符有灵,速速散去!”

 

  男生的话一说完,黄符顿时如败絮般四散落地。一阵清风吹来,我只觉得神清气爽,身体也飘然落地。

 

  “你没事吧?”那个男生迅速地跑过来,扶着我关切地问。

 

  “我只觉得大脑‘嗡嗡’响,意识无法集中。”我虚弱地说,“那个鬼呢?”

 

  男声摇了摇头:“遁地跑掉了。先不说这些了,你的魂魄有些离散。”男生说着,突然右手手掌印在我的天灵盖上,嘴里念念有词,“天渊地博,四方归灵,聚汇于顶,魂魄不散!”

 

  我顿觉一股暖流自天灵盖而下,迅速地在四肢百骸漫延开来。不一会儿,我便觉得全身又有了力气,感激地跟男生道谢。

 

  “不客气。我叫钟鸣。”男生(钟鸣)温和而有略有些惭愧地说,“其实,我还没有将你完全救出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解地盯着他。

 

  钟鸣苦笑了一下,说:“其实,我的黄符是无法伤害一个活人的。你仔细看看自己的身体。”

 

  听了钟鸣的话,我疑惑地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随即不禁大惊失色——我竟然变成了一个纸人!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惊恐无比地问道。

 

  “你中了纸人葬之咒!”钟鸣说,他是在回学校的路上见到晕倒在地上的我的。当时他发现我的魂魄不见了,便将我的身体带回去交给他的女朋友高丽看管。然后,他取下我的几缕头发绑在追魂符广东省社会保险查询上发了出去。他一路跟着追魂符来到学校后山的墓地,在一个洞里找到了我的魂魄。原来,我的魂魄被引到了一个纸人的身上,还被困在了棺材里。

 

  “幸好我在进洞之前,在洞口设了八卦阵,要不然就救不出你了。”钟鸣说。

 

  “可是你还没说清楚什么是纸人葬之咒!”我又说。

 

  “别急,我将事情的原委跟你讲清楚,你才好理解。一般人死后,其亲朋好友都会给死者烧纸人,就是怕死者在下面孤单,烧个纸人下去给死者作伴。纯粹的纸人毕竟是个死物,只能当个摆设罢了。所以,有些留恋人间的鬼便会抓活人的魂魄,将其困入纸人的身体里,那么纸人到了下面便会变成一个有血有肉的活物了。”说到这里,钟呜咽了一口唾沫,继续给我解释:所谓的纸人葬之咒是指剪一个纸人,在纸人上写上某人的姓名和生辰八字,然后将这个纸人放进装有尸体的棺材里,寓意着给那个死者陪葬。然后,那个死者的鬼魂就会上门将那个人的魂魄抓去困进纸人里,将那个纸人变成一个“活人”。

 

  “这么说,是有人将我的姓名和生辰八字写在纸人身上放进了棺材里?也就是说,有人故意在害我!”我惊讶无比地说。

 

  “这是很明显的事。”钟鸣不温不火地说了一句。

 

  到底是谁要害我呢?我不禁陷入了思索之中。

 

  【变故】

 

  “那么,这样我算是死了吗?”过了许久,我才害怕地问。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我带你回学校,找到你的身体,然后施法将你的魂魄度回你的身体里。到时,你就可以活过来了。”钟鸣说。

 

  “那还等什么,快回去吧!”我着急地催促道。

 

  “可是,你就这样回去,不怕将同学们都吓坏吗?”钟鸣指了指我说,“而且你现在属于阴体,不仅过盛的阳气会伤害到你,你的身体是纸做的,也怕火烧和水淋。”

 

  “那我该怎么办?”我带着哭腔问。

 

  “你这个纸身体和正常人差不多,实在太大、太招摇了。这样,我剪一个小纸人,将你的魂魄引到小纸人身上,然后放进我的背包里。如何?”钟鸣说。

 

  “还能这样?真是太神奇了!”我兴奋地说道。


纸人葬之咒-鬼故事
 

  于是,钟鸣从背包里翻出一把剪刀和一张纸,迅速地剪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纸人。他将我的魂引到小纸人的身上,然后将纸人放进了他的背包里。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钟鸣带着我回到了他的出租屋。见到女友高丽,钟鸣问高丽将我的身体放到哪里了。

 

  “我本来是想将她的身体背回出租屋的,但走到半路,被她一个叫叶翠的室友看见了。叶翠缠着我,硬要将她的身体背回她们寝室。”高丽说。

 

  “我的确有一个室友叫叶翠,而且我们的感情很好,她会这样做也在情理之中。”我说。

 

  “现在天已大亮,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回学校找叶翠!”钟鸣说着,人已飞奔出了门口。

 

  钟鸣带着我急匆匆地赶到我的寝室,却没有找到我的身体。我将叶翠的手机号码告诉钟鸣,钟鸣拨去电话,叶翠却说昨晚根本就没有见过我(的身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会不会是鬼假扮成叶翠,从高丽的手上骗走了我的身体?”我问。

 

  “不可能,小丽身上带着我家传的护身符,一般的鬼魂都不敢接近她。而且我昨晚特意让小丽在眼睛上滴了我特制的‘阴阳清明液’,开了阴眼,她不可能人鬼不分的。”钟鸣低头思索了一会儿,从腰间拔出一面铜镜,在寝室里四处照了起来。照了一会儿后,他才对我说,“奇怪,寝室里并没有沾染上邪气,这证明那个鬼根本没有来过寝室。”

 

  “难道,那个鬼是在半路从叶翠的手上抢走我的身体的?”我惊讶地问道。

 

  “有这种可能。既然是这样,叶翠为什么不直接说明白,而是骗我们说并不曾见过你呢?”钟鸣说,“叶翠一定有问题,说不定叶翠就是那个用纸人葬之咒害你的人!”

 

  “我不相信小翠会害我,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这个时间,小翠应该在草地上背英语单词。走,我们去找她问个明白。”我说。

 

  钟鸣应了一声,立即转身离开了寝室。

 

  【上当受骗】

 

  我和钟鸣在草地上找到了叶翠,叶翠看到我变成纸人,吓得扭头就跑,却被钟鸣死死地钳制住了。

 

  “跑什么,是不是做了亏心事?”钟鸣冷冷地问。

 

  “我、我……小雪,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害你的。”也不知叶翠是不是被钟鸣凶狠的样子吓到了,将事情全都给说了出来。

 

  叶翠前不久申请加入学校新兴起的一个冒险社团,这个社团有一个奇葩的入团条件,那就是想入团者必须独自一人到墓地过一夜。同时,还要拍下自己在墓地过夜的视频递交给社长,才能通过审核成为正式的社员。于是,叶翠在一个月圆之夜,独自跑到一片墓地里探险。结果,她被一个鬼缠上了。那个鬼说它很孤单,要抓叶翠给它作伴。叶翠苦苦哀求那个鬼放过自己,终于求得那个鬼松口了。那个鬼对叶翠说,叶翠长得这么丑,它也不愿意找个丑姑娘下去陪它。它可以放了叶翠,但叶翠必须找个漂亮的女生去给它作伴。只要叶翠回去用一张纸剪一个纸人,在纸人身上写上那个女生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再将纸人放到它的棺材里,它就可以到人间将那个女生的魂魄给带走。还有,在那个鬼带走那个女生的魂魄后,叶翠要赶紧将那个女生的身体藏起来,以防那女生的魂魄逃出来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以致下咒失败。

 

  “所以,你就害你最好的朋友?”我伤心地问。

 

  “那个鬼只给我一天的时间,我实在没办法了,就在纸上写下了你的生辰八字。我想拖延一下时间,然后再想办法救你。”叶翠哭着说。

 

  “小翠,你太自私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快说,你将我的身体藏到哪儿去了?”我生气地吼道。

 

  “藏在了一个洞里。”叶翠低着头说。

 

  “快带我们去!”我气晕了头,完全忽略了叶翠话中的漏洞:学校里长得漂亮的女生很多,姓名和生辰八字也很容易打听出来,叶翠为什么偏偏在纸人身上写下我的姓名和生辰八字?叶翠怎么能恰如其分地出现,强行从高丽手中要走我的身体?高丽是钟鸣的女朋友,耳濡目染之下,多少也懂点儿对付鬼魂的常识,怎么会轻易地将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交给叶翠?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我和钟鸣在叶翠的带领下,在墓地的一个天然石洞里找到了我的身体。

 

  “既然找到了你的身体,那事不宜迟,我马上施法将你的魂魄度回你的身体里。”钟鸣说着便将我从背包里放出来,又转而对叶翠说,“度魂术是非常耗费元气的,叶翠同学,那个鬼能找到这里来吗?我施度魂术之时,绝对不是它的对手,它如果趁机偷袭,那就麻烦了。”

 

  “你放心吧,那个鬼绝对找不到这里来。”叶翠信誓旦旦地说。

 

  钟鸣点了点头,给叶翠扔过去一沓黄符,让叶翠撒在墓洞四周,以防阴气侵蚀。广东省社会保险查询叶翠拿着黄符走开后,钟鸣才附在我的耳边压低声说:“一会儿你一定要保持安静!”

 

  我虽然不明白钟鸣的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表示一切都听他的。

 

  钟鸣这才取出一沓黄符,在我的魂魄和我的身体之间搭了一条符桥,然后打着手诀念起法咒。不一会儿,那条符桥就泛起了阵阵黄光。接着,钟鸣的咒语便变得急骤起来。他的身体不停地晃动,似乎很辛苦。

 

  我依然被困在纸人里,根本半点儿回归身体的感觉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钟鸣的法术不管用?

 

  我正疑惑间,一阵可怖的怪笑声突然响了起来,震得石壁上的沙土“哗哗”直掉。接着,洞壁的一块石头突然掉了下来,那个鬼从洞里怪叫着冲了出来。它得意地说:“哈哈,你上当了。现在你元气大伤,死定了!”说着,它张牙舞爪地朝钟鸣扑了过来,象是要将钟鸣撕个粉碎。

 

  【破局】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觉得钟鸣这次在劫难逃了。没想到接下来的事情却出乎了我的意料,眼看着那个鬼就要抓住钟鸣,钟鸣灵巧地一转身,躲过那个鬼攻击的同时,右手迅速地抽出腰间的桃木剑,朝它狠狠地劈了过去。

 

  那个鬼躲闪不及,被钟鸣硬生生地削去了右半边肩头,疼得“哇哇”直叫。

 

  “你、你并没有真的在为她施法度魂?”那个鬼边叫边惊讶地问。

 

  “叶翠的话里满是漏洞,我就知道这其中必有诈,怎能不防?”钟鸣说着,不给那个鬼喘息的机会,“嗖嗖嗖”地甩出十几道黄符,将一把桃木剑舞得虎虎生风,嘴着念着,“桃木有灵,黄符助威,急急如律令,诛魂!”

 

  钟鸣说罢,手凝真气,将桃木剑用力地一推。桃木剑如有灵性般在前面开路,带着黄符如汹涌的狂潮般击中那个鬼的各个命脉。那个鬼的身体被戳出无数个洞,身体往外直冒青烟。最后,在凄厉的惨叫声中,它的身体化成无数颗粒,渐渐地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一切都结束了!我长出了一口气。这时,钟鸣扭头看向叶翠,冷冷地说:“你就不想说点儿什么吗?”

 

  “我……对不起,我该死。是那个鬼威胁我,要我引你们来这儿的!”叶翠羞愧地说出了另一个隐情:其实那天晚上,叶翠是和另一个想入冒险社团的名叫王李成的男生一起去墓地探险的。结果王李成被鬼吓死了,变成鬼后缠上了叶翠。叶翠求王李成饶了自己,王李成便说他生前一直暗恋着我,只要叶翠将我弄到下面去陪他,就放了叶翠。

 

  “你的心好毒!”钟鸣指着叶翠恶狠狠地说,“不如让我施法将你困在这个鬼洞里,好好体验一翻活死人的生活!”

 

  叶翠一听这话,顿时吓得双腿一软,跪在地上拼命地磕头求饶。

 

  我于心不忍,说:“算了吧,小翠只是一个凡人,怎么能斗得过一个鬼?现在那个鬼也消灭了,我的生命不再受到威胁,就放了小翠吧。”

 

  “既然受害者都不与你计较了,那我也不好再对你做什么,毕竟我的桃木剑是对付鬼,而不是对付人的。”钟鸣说着转身走向我,咬破中指,将血印在我的眉心处,“我现在将你的魂魄度回到你的身体里。”

 

  我点了点头,安静地配合着钟鸣。

 

  一个小时后,我终于恢复了正常。然后,我和钟鸣、叶翠一起离开墓地,回到了学校。

 

  虽然遇鬼事件之后,我和小翠之间有了嫌隙,但后来我却学业爱情双丰收,生活美满而幸福。我被幸福冲晕了头脑,不仅忘记了小翠对我的伤害,更忘了在那次的事件中,还有一个致命的漏洞:高丽为什么会轻易地将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交给叶翠?

 

  其实,王李成是高丽的表哥。高丽和表哥的感情非常好,王李成死后,高丽很伤心。她知道王李成最怕孤独,也知道王李成一直暗恋着我。所以她让王李成去吓叶翠,再让王李成教唆叶翠用“纸人葬之咒”来害我。后来当钟鸣灭了王李成之后,高丽更加恨我了。所以,好景不长,高丽利用钟鸣离校实习的机会,剪了个纸人,在纸人的身上写上我的姓名和生辰八字,然后放进了一口僵尸的棺材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青囊精异之七毛煞
下一篇:大红绣花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