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女生宿舍的怪声

时间:2018-03-29 20:24:56 | 作者:七时 | 阅读:次

  九月份,外国语学院开学了,全国各地的学生都来报道。

 

  茜茜如愿考上了外国语学院的俄语系。她兴高采烈地拉着行李箱到俄语系报道了,领了钥匙,然后去宿舍放置行李。


女生宿舍的怪声配图
 

  宿舍不大却井然有序,三张床已经铺好了,剩下的那一张就是茜茜的。因为床位分配的原因,茜茜很幸运地分到了唯一一张下铺床。床头有个小柜子,是宿舍的公用区域,被用来放牙刷杯和其他的东西。茜茜发现那里还放着一辆精致的小摩托车,大概巴掌大小,全身被喷了黑漆,黑得发亮。茜茜心想,一定是哪位喜欢摩托车手办的室友放的,真有意思。

 

  外国语学院的寝室都是混合寝室,所以和茜茜住在一起的室友都不是俄语系的。一个学西语,叫思琪,一个学日语,叫小梅,还有一个学乌尔都语,叫玥玥。

 

  来到俄语系之后的生活并没有茜茜想的那么精彩,每天要练习俄语的各种发音直到熟练掌握,同时还要跟进词汇和语法。茜茜顿时觉得之前学习的英语太可爱了,甚是怀念,只是已经来到了俄语系,就只能静下心来认真学习。

 

  白天繁重的学习任务已经让茜茜焦头烂额了,她本想晚上好好休息,却怎么也睡不着。自开学以来,她每天晚上都能听到策马啸西风下载摩托车发动引擎的声音,一遍又一遍。

 

  第一晚,茜茜以为自己开学太兴奋,出现了幻听。第二晚,茜茜觉得可能是马路上有人飙摩托车,毕竟这种事情是常有的。可是后来发现,并不是路上的人飙车,因为飙车的声音比较远、比较轻,不会那么刺耳,就感觉近在咫尺。

 

  又过了几天,茜茜心里实在放心不下,就问自己的室友:“嘿,我问你们个事儿,你们晚上睡觉的时候听到摩托声了吗?”

 

  三人纷纷摇头说没有啊。

 

  小梅说:“你是不是最近学习压力太大了,幻听了?哪有摩托声啊!”

 

  茜茜很确定地说:“不是吧,我没有幻听,我每晚都能听到摩托声。”

 

  玥玥说:“你肯定是听错了!为什么我们三个都没听到,就你听到了呢?你啊,就安安心心学习,学俄语还是有出路的,哪像我学个乌尔都语,连听说过的人都没几个……”说着说着,玥玥开始暗自神伤起来。

 

  “一带一路需要你啊,像我一个南方人学俄语才吃亏呢,我又不能跑到东北去……”茜茜安慰她道。

 

  “嘿嘿嘿,我给你们讲个笑话,”思琪打断了茜茜的讲话,“以前有个学俄语的学姐,就住过我们这个寝室,睡的也是茜茜那张床。她发的大舌音就跟摩托车开引擎一样,嘚儿嘚儿嘚儿嘚儿——哈哈哈哈哈哈!”

 

  茜茜想到自己的大舌音发得也不怎么样,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有根笨拙的舌头。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思琪捂着肚子根本停不下来,“那个学姐练了一学期都发不好大舌音,还来学俄语,我还没见过这么蠢的人呢!像我学西语,一个礼拜就练得游刃有余……”

 

  Rrrrrrr……说着思琪就展示了自己卓越的发音。

 

  众人也不理会思琪的自鸣得意,做自己的事情去了。茜茜心里还是有一丝丝的不安,她望了望床头公共柜子上的摩托车模型,希望这种日子能够早点结束。

 

  过了一段时间,茜茜没听到摩托声了,还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然而,她又听到了另外一种奇怪的声音——漱口的声音。

 

  现在这种声音来得比摩托声更加急促、持久、厚重,一重接着一重,就像海浪不断拍打上来。

 

  茜茜被这种奇怪的声音吵得睡不着觉,不得不戴上耳塞。可是晚上依旧能听到那种声音,醒来发现耳塞掉在了床底下。

 

  接连几天均是如此。

 

  茜茜又问她的室友:“你们有没有听到漱口的声音?”

 

  小梅说:“你不会是做恶梦了吧?又是摩托车又是漱口的……”

 

  “对啊,我们都没有听到什么漱口的声音,”玥玥说,“你要不要去看看医生啊……”

 

  “你不会是因为床头放着牙刷杯和摩托车模型就胡思乱想吧?”思琪想了想说。

 

  “可是我的耳塞又怎么解释呢?我明明戴得很好啊,可是每次都掉到床底下。”茜茜不解地说。

 

  “这很正常啊,你翻身的时候掉的呗。”思琪说道。

 

  在茜茜一筹莫展的时候,小梅说:“茜茜,我看你可能是不习惯这种又小又窄的硬板床,要不然你别在这里睡觉了,出去住几天。”

 

  茜茜觉得也只能这样先试试。于是茜茜住进了宾馆里。

 

  宾馆里,茜茜躺在床上,无聊地翻着手机,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帖子。

 

  帖子讲的是一个俄语系的女生在宿舍自杀的事情。茜茜点开帖子一看,才发现那个女生就是外国语学院大二的学生,因为发不出大舌音而失意受挫,就自杀了却了自己的生命。帖子还扒出死者生前所在的寝室及其室友的言论——

 

  她对自己嘚儿嘚儿嘚儿的像摩托声一样的大舌音很不满意,策马啸西风下载但怎么都改不过来……

 

  她以前还把水灌进嘴里,每天刷牙的时候就在镜子前咕噜咕噜地练习……

 

  她经常躺在床上吹气,因为这样舌头是垂直的,比较好发音……

 

  她还常常说要是有根像我们一样灵活的舌头就好了,舌尖能随气流颤起来……

 

  茜茜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不敢再看下去了。

 

  第二天回到学校,茜茜马上就搬出了寝室,但是策马啸西风下载没说是什么原因。

 

  就在茜茜搬走的那晚策马啸西风下载,思琪的舌头不知道被谁给割掉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