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外卖怪谈

时间:2018-03-07 20:31:41 | 作者:稳心 | 阅读:次

  【午夜外卖】

 

  潘玉琪的胃不好,一直都有胃病,这是她上大学以来养成的不按时吃饭的坏习惯导致的。这天晚上,她和室友在寝室逛淘宝,满目琳琅的衣服包包将她们吸引住了,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一点。

 

  “忘记吃饭了。”关闭了淘宝,潘玉琪这才发现自己忘记吃晚餐了,此时肚子正在闹“空城计”。

 

  “点外卖呗。”刘晓倩说,“反正你用不着减肥。”

 

  潘玉琪便拿出手机拨打了一家常吃的餐馆,没想到这个时候点了餐馆还能外卖服务。下完单后,她正想玩下手机时,手机响了起来——外卖到了。

 

  刚下完单外卖就到了?潘玉琪虽然感觉有些诧异,但是腹中的饥饿让这些诧异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换了一件衣服,便跑下了楼。

 

  跑到宿管那里,宿管阿姨还在清理东西,见潘玉琪这么晚了还下了,便关心地问:“琪琪,要关门了。”

 

  “嗯,我知道,我拿一下外卖。”潘玉琪笑着说,四处看了看,发前面的树下站着一个人,手里提着塑料袋,看样子是送外卖的。她便走过去,将钱递给了那个人。

 

  那个人的脸都被树叶的阴影遮盖住了,看不清长相。拿过外卖的同时,潘玉琪触碰到了那个人的手,冰凉无比,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外卖怪谈插图
 

  返回寝室的时候,潘玉琪发现宿管阿姨一直用着困惑的表情看着她,看得她浑身都不自在。

 

  回到寝室,刘晓倩洗完脸,正准备睡觉,看着潘玉琪带回来的外卖,问:“你吃的什么?”

 

  “你猜。”潘玉琪说完便坐到自己的书桌前,将饭盒从塑料袋里拿出来,然后打开了饭盒的盖子。看着饭盒里的东西,一股前所未有的恶心感瞬间涌遍全身,她惊叫一声,惊慌失措地站了起来。

 

  饭盒里装的全都是布满血丝、黑白分明的眼球,一个个挤在一起,混合着红得发黑的血,触目惊心,让人不寒而栗。

 

  刘晓倩也看到了饭盒里的东西,一样吓得惊呼。

 

  那些眼球还在转动着,带着审视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潘玉琪。与此同时,一个混杂而又凄厉的声音传来:“是你,没错,就是你,我看清楚了!”

 

  潘玉琪吓得脸都白了,突如其来的恐惧让她差点昏了过去。她惊叫一声,然后鼓起勇气,将饭盒朝着窗口扔了下去,那鬼哭狼嚎的声音才戛然而止。

 

  “怎、怎么会这样?”良久,潘玉琪才平复心中的恐惧,坐在床上喘着气说。

 

  “你一定是被鬼缠上了。”刘晓倩惊恐地说。

 

  听了刘晓倩的话,潘玉琪似乎想到了什么,身体一颤,恐慌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刘晓倩沉默了几秒,然后缓缓开口,因为我以前听过一个有关送外卖的恐怖故事……

 

  【不要催外卖】

 

  小跃从小就有大小姐脾气,心高气傲,所以寝室的人都让她三分。

 

  有一天,外面下了很大的雨,再加上她本来就不想去食堂吃饭,便在网上定了一份外卖。

 

  下单时间是十二点半,但等到了一点,外卖还没有送过来,小跃心中的怒火被点燃了,便打电话给餐馆,催问他们外卖怎么还没有送过来。

 

  餐馆的回答是,雨太大了,配送员速度慢一点情有可原,希望她能见谅一下。

 

  虽然十分不满,但小跃还是浙江时代电影院线耐着性子继续等。

 

  接着又过了一个小时,外卖还是没有送过来,这下小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立刻打电话给餐馆说:“你们的配送员是干什么的?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外卖还没有送过来!我对你们餐馆的服务十分不满,你们还是换一个手脚灵活的配送员,不然下次再这样,我就给你们差评!”

 

  挂断了电话,小跃气饱了,吃饭的心情都没了,便在床上睡了起来。可是浙江时代电影院线才睡了没多久,她的电话就响了,送外卖的来了。她眉头一挑,决定气一气那个配送员。

 

  外面暴雨如注,雨滴就像子弹一样扫射着地面。小跃来到了楼下,发现配送员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只不过他脸色有些苍白,而且衣服裤子都沾上了污渍和水,似乎先前不小心摔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外卖送晚了。”男孩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

 

  “哼!”小跃冷哼一声,接过了外卖就直接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我不要了!”

 

  回到寝室,小跃这才解气不少。

 

  晚上的时候,小跃和室友去那家餐馆吃饭,然后无意间得知了一条消息,那个配送员今天因为赶时间送外卖,再加上雨又大,出车祸死了。

 

  听到这条消息后,小跃浑身发冷。她知道今天为什么等了那么久配送员还没有送外卖来,那是因为配送员在一点多的时候出车祸死了。后来出现的,是他的鬼魂。

 

  后来,每到吃饭的时间,小跃都会接到外卖的电话,那个男孩提着一份外卖、脸色惨白地站在寝室楼下,嘴里喃喃地念着:“我会准时给你送外卖的,你不要催我了……”

 

  听完了刘晓倩的故事,潘玉琪的表情交织着恐惧和惊异。上个星期,也是一个大雨倾盆的一天,她不想去食堂吃饭,便叫了份外卖,结果等了一个多小时,外卖还没有送过来。她便生气了,打电话给了餐馆,让他们催促配送员速度快一点,还让他们换一个手脚快的配送员。

 

  后来,就像刘晓倩说的故事一样,配送员很晚才将外卖送来,她就将外卖扔在了附近的垃圾桶。

 

  今晚她刚点了外卖,外卖就到了,难不成,那个配送员真的死了变成鬼魂?她吓得面如土色,急忙问:“这个故事你在哪看到的?”

 

  “我瞎编的。”刘晓倩说,“上次你不也是遇到这样的情况吗,联想到今晚发生的事,我就编了一下,也只有这个才能解释今晚发生的事了。”

 

  今晚发生的事太诡异了,潘玉琪决定明天去餐馆问问情况。

 

  第二天,上午没课,潘玉琪便来到了“食在味好”餐馆,问了那个男孩的事。

 

  柜台的老板还以为潘玉琪喜欢上了那个男孩,摇了摇头,叹口气说:“唉,那个小伙子叫李任达,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很勤快,没事的时候就在餐馆兼职送外卖。可惜啊,上个星期,有一天雨下的很大,店里的外卖订单也多,他一个人骑着摩托车送来送去,忙得焦头烂额。在经过南光路的时候,车轮打滑,被一辆车撞上,当场身亡了。”

 

  潘玉琪的额头流下了冷汗,没想到事情真的变成了这样。她走出了餐馆,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李任达去她学校送外卖,为什么会经过南光路呢?

 

  【转折】

 

  一上午,潘玉琪都心神不宁,到了中午,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接过电话,对方就简单地说了一句话:“外卖到了,下来拿外卖。”

 

  潘玉琪吓得快要哭了出来,她朝着窗户向下看,果然发现一个清秀的男孩提着外卖站在下面,脸色惨白,满脸的尸斑,仿佛已经死去多时了。

 

  下午上课的时候,何健发现了潘玉琪的恐惧。

 

  何健是一个“富二代”,追了潘玉琪好几个月了,此时正是潘玉琪需要关心的时间,他便问:“琪琪,你怎么了?”

 

  潘玉琪正愁没人帮忙,便将外卖的事说给了何健听:“你不相信我也能理解,毕竟这太匪夷所思了。”

 

  “我相信你。”何健说,“而且,我知道的比你更多。你不是有个疑问吗?李任达给你送外卖,为什么会经过南光路?南光路没在餐馆到学校的路程,这其中是不是还有其他文章?”

 

  潘玉琪点点头,这正是她困惑的一点。

 

  何健说:“我和你说个故事你就知道了。”

 

  因为家里的经济有些困难,成熟懂事的李任达便在课余时间帮餐馆配送外卖,以此来赚取生活费,生活过得平淡如水。

 

  如今各种外卖的APP的出现,再加上食堂的饭菜下不了口,很多大学生都会懒得去食堂,而是直接在网上或者拿手机点外卖就行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李任达才能喜欢上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有时中午会点外卖,有时晚上会点外卖,李任达每次去给她送外卖的时候都会被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吸引住,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和她搭讪,聊天,揣摩她的兴趣爱好,

 

  后来有一天,李任达终于决定向那个女孩表白,可是那个女孩却再也没有点外卖了。这让他很伤心,他不知道那个女孩是哪个班的又住哪间寝室,只能选择等待。

 

  又过了几天,也就是上个星期,是情人节。李任达在配送外卖的名单上再次看到了那个女孩的名字,只不过换了一个配送地址。虽然下着大雨,但他依然十分兴奋。本来按照先后顺序,他应该是先给你送外卖的,但是因为私心,想要早点见到那个女孩,他就先去给那个女孩送外卖了。

 

  可是当他骑着摩托车来到配送地址时,他才清醒过来,那里竟然是墓园。墓碑上摆放着那个女孩的黑白遗照,正朝着他嘻嘻地笑。

 

  原来女孩几天前就病逝了。

 

  突然,那个女孩的鬼魂从棺材里飘了出来,满脸都是血,阴恻恻地对李任达说:“你不是爱我吗?你不是喜欢天天给我送外卖吗?那你就去阴间给我送外卖!”

 

  李任达当即吓得脸色大变,魂飞魄散地跑出了墓园,骑上摩托车慌不择路地逃了。

 

  也许是受了惊吓,也许是下雨天路滑,在经过南光路的时候,车轮一滑,他撞在了一辆车上,身体被压得四分五裂……

 

  【计划】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潘玉琪心里惊异不已,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个转折。

 

  “李任达是我室友,他的事我能不知道吗?”何健说。

 

  “那李任达不是因为我的催促害死的,为什么还要缠着我?”潘玉琪苦恼地问。

 

  “也许是李任达怨气无从发泄,只能缠上你。”何健猜测道。

 

  潘玉琪没了主意,担忧地说:“那我可怎么办?我要被李任达的鬼魂折磨死了。”

 

  “办法倒是有一个。”何健眼睛一转说,“你不是说李任达的鬼魂每天到了吃饭的时间都会给你送外卖吗?那是因为上个星期你将它给你送过来的外卖扔了,这也是你们之间唯一的联系。换句话说,只要让那份外卖消失,它就无法缠上你了”

 

  “你的意思是?”潘玉琪问。

 

  “下次你别再躲着它,你拿了外卖回到寝室后,就拿火将外卖烧了。鬼怕阳火,你烧了外卖,它也会跟着魂飞魄散。”何健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别无他法,潘玉琪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便点了点头。

 

  晚上六点半的时候,潘玉琪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来电显示,正是李任达的鬼魂的,想着何健说的办法,她让自己冷静下来,鼓起勇气下了楼。

 

  看着李任达的鬼魂那毫无生气的眼睛,潘玉琪心里发慌,她快步走了过去,接过了外卖就逃也似地回到了寝室。

 

  外卖是她平时最爱吃的青椒炒肉,但此时她毫无胃口,她将饭倒在地上,然后在抽屉里翻找起了以前吃生日蛋糕时留下的打火机。

 

  在找打火机的过程中,潘玉琪忽然想到,李任达的鬼魂既没有想象中的恐怖残忍,也没有伤害自己,自己为什么要让它魂飞魄散呢?

 

  见自己动了恻隐之心,潘玉琪苦笑着摇摇头,阴阳殊途,鬼都是坏的,谁让李任达的鬼魂老是缠着她送外卖。

 

  终于找到了打火机,潘玉琪没有犹豫,用打火机点燃了几张纸巾,然后将燃着的纸巾仍在了外卖上。

 

  【外卖情缘】

 

  外卖很快就被大火包围了,冒出的黑气在空中竟然慢慢地聚集成了一个虚幻的人形,那正是李任达的鬼魂。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李任达的鬼魂的声音充满了悲凉,他全身的肉慢慢地溃烂、消失。

 

  “你是鬼,冤有头债有主,害死你的人不是我,你为什么老是要缠着我?”看着李任达的鬼魂慢慢地被大火吞噬,潘玉琪忽然感到了一种奇怪的浙江时代电影院线感觉。

 

  “你的胃不好,我是担心你没有准浙江时代电影院线时吃饭……”李任达的鬼魂的声音透露出无尽的悲哀。

 

  听了李任达的鬼魂的话,潘玉琪的心猛地一抽:“你什么意思?”

 

  “我跟你讲个故事吧……”李任达的鬼魂已经是油灯枯竭了,身体也越来越淡。

 

  他的家庭条件不好,于是他便在课余时间帮餐馆配送外卖,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认识了一生中最爱的那个女孩。

 

  他很细心,他发现她点餐的时间都不一样,都没在正常的时间段,所以他知道她饮食不规律,有了胃病。他想关心她,想叮嘱她要她记得按时吃饭,但他没有权利去管他,毕竟他们不是很熟。

 

  有一次,在送外卖的时候,他开玩笑地说:“你要记得按时吃饭,不然我就下班了。”

 

  她也开玩笑地说:“可以啊,那你要记得按时给我送外卖。”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发现他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于是,在一个情人节,他决定向她表白。那天天气不好,暴雨如注,就像往常一样,中午他要去给她送外卖。

 

  表白肯定需要玫瑰花,他发现附近都没有花店,最近的花店也要到南光路去了。于是,他便骑着摩托车来到南光路的花店,买了一束鲜红的玫瑰花。那个时候,餐馆的老板又打电话给他,说有顾客催他快一点。

 

  心急或者又是天气原因,他的摩托车没控制好,车轮一滑,撞到了旁边的汽车,汽车从他的身体上压过,鲜血直流,混合着雨水,惨不忍睹。

 

  他死后,变成了鬼,看着散落在马路边的玫瑰花,他知道他和她不可能了,唯一能做的,只能将她的那句玩笑话当真,每天按时给她送外卖,让她的胃病好起来。

 

  听完了李任达的鬼魂的故事,潘玉琪泪如雨下,没想到最后还会有这么大的转折,更没想到这背后会有李任达对她这么深的爱。

 

  “何、何健不是你的室友吗?他为什么要编出那个故事来骗我?”潘玉琪不解地问。

 

  “那是因为那天开车撞死我的人正是何健,他担心我死后变成鬼会去找他报仇,于是故意误导你,让我魂飞魄散。”李任达的鬼魂的声音越来越弱,到最后,魂飞魄散了。

 

  潘玉琪泣不成声了,李任达最后那句话还在她的耳边环绕:记得按时吃饭……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灵异创业小组
下一篇:不要得罪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