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轮回

时间:2018-01-20 19:01:50 | 作者:澄江堂怪猫 | 阅读:次

  【A】

 

  我永远不会忘记五岁那年的经历。

 

  长大后每每克服心理阴影向别人讲述那段噩梦,对方总是以“这也没多大事儿”、“小孩子容易幻想”来回答,久而久之我也就再也没有提过。

 

  只有一个人,他听完后脸色有些苍白,用那双小却真诚的眼睛凝视着我:“后来呢?你还有再见到那个人吗?”得到我否定的答案时,他如释重负地笑了,对着服务员打了一个蹩脚的响指,然后对我说:“再点两个菜庆祝吧!”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不胜酒力,每每要庆祝便会采用加菜的方式,哪怕只是一个煎蛋。

 

  再后来,这个人就成了我的丈夫。

 

  本来我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段糟糕的过往会和白皙的皮肤一样离我而去,直到我接到了叔叔去世的消息。

 

  叔叔是我在这世上除了老公外唯一的亲人了,放下电话后我和丈夫决定立即启程,去我的老家,那个离我们居住的城市也不过4小时车程的地方。

 

  整整十年了,自从我读大学去了别的城市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现在,我坐在火车上,丈夫在我旁边打盹。我的腿上放着斯蒂芬·金的短篇集《故事贩卖机》,翻了十几页后就无法再看下去。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和我说“不要回去……那个人……”为了摆脱芜杂的心绪,我开始看窗外变化却雷同的景色,思绪却不受控制地回到了五岁那年。

 

  【B】

 

  “小西,小心点!”

 

  第一家大型超市在镇上开张,镇上的人们兴奋极了,超市门口每天都排着长长的队。一向喜欢宅在家里的爸爸也决定在我5岁生日那天带着我们去逛逛。

 

  那天是周六,经过了漫长的排队后,我们进入了超市。一眼看不z团网到头的货架上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人们推着小推车走来走去,像是进入一个另一个奇幻的世界。这太棒啦!我开心得在超市里跑来跑去,不时会撞到一两个人,妈妈好不容易追到了我,拉住了我和被撞到的人道歉,然后告诫我道:“小心点”。

 

  “你要是再不好好走路,就把你送给那个人。”妈妈生气瞪着我,这是她今天第一次提到那个人的名字。


轮回
 

  那个人是一个奇怪的疯子,头发长而油腻还打着结,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又脏又臭。他总是在小镇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像是在寻找什么。没有人看清过他的脸,也分不清他的性别。小孩子们总是向他扔石头,他也不生气,只是默默地走开,镇上的人见他不构成威胁,索性就不去管他。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变成了大人们口中的“那个人”,小孩们如果不听话,大人便威胁要去找那个人。“那个人会吃小孩,你如果不听话,就把你送给那个人。”大人们严肃地对小孩们说出这句话,看到小孩满脸的惊恐,便满意地笑了。

 

  而五岁的我,面对妈妈的威胁却不以为意。我还没有见到过传说中的“那个人”,所以这句话对我没有震慑力,我只是佯装好好走路,然后趁妈妈不注意又开始乱跑乱跳。

 

  跑得正欢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列货架,上面是各种各样的娃娃和玩具。我一下子被其中一个娃娃吸引了,仿佛会z团网扑闪的碧蓝色的眼睛,看起来就很柔软的金色卷发,美极了。我拉着妈妈来到了这个货架前,指着那个娃娃说:“我要这个!”

 

  妈妈看了一眼娃娃,略微犹豫了下:“这个不行,你看这个小熊怎么样?”她随手拿起了放在促销架子上的毛绒小熊,向我摇了摇。

 

  我撅起了嘴巴,大叫着不要。爸爸闻声走了过来,说:“哎呀,不就是个娃娃嘛,她今天生日,送一个给她好了!”但他在看到娃娃的标价时也噤了声,说家里的洗涤精没了,背着手就走开了。

 

  “我就要那个娃娃!”我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你再闹真的要把你送给那个人了!”妈妈狠狠地恐吓我道。

 

  “我不管,我就要那个娃娃!”我的哭声越来越大,几个顾客闻声都走了过来。妈妈脸皮薄,见此状况也只能妥协:“那你拿一个,放在购物车里。”我听到她这么说立马不哭了,心满意足地拿了个娃娃放在购物车里,还冲着它比了个V字。那时,沉浸在喜悦中的我并没有注意到,这是妈妈第二次说要把我送给那个人。

 

  回家的路上,我趁爸妈停下来和熟人说话,迫不及待地在车篓里翻起了购物袋,但却没有找到我的娃娃。我“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爸妈看我翻了购物袋立马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他们安慰了我几句。妈妈从购物袋里拿出了之前那只小熊递给了我:“喏,你看这个不是一样嘛!”

 

  “我不要!不要!”我用力地把小熊摔在地上,小熊被我这么一摔掉到了路边的泥水中,毛都被弄脏了。

 

  “太过分了!你这样不乖的小孩,就该送给那个人!”妈妈变了脸色,气得满脸通红。

 

  “送就送,总比你们那么小气好!”我赌气地说道。

 

  “你看,那个人来接你了。”妈妈指着角落诡异地一笑。我顺着她的手势看去,第一次看到了那个人。他整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缩在墙角:四肢交叉扭曲,像是被折断了。那个人似乎是听到了我们的讲话,仰起脸对着我一笑,那是怎样的笑啊,充斥着疯狂、渴望和兴奋。

 

  我一下子被吓住了,躲在了妈妈身上。妈妈知道对我的恐吓有了成效,又教育了我一番便回家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那个人,也是妈妈第三次说要把我送给那个人,而五岁懵懂的我,同意了。

 

  那天晚上,爸妈邀请了不少亲戚来家里吃饭,场面很是热闹,爸爸喝得有些醉了,脸上已经泛起了红晕。大家笑着、闹着,我也早就把白天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突然间,灯灭了,一秒钟前还热闹非凡的房间里里突然一片死寂。

 

  “妈妈。”我试探性地叫了一声,没有人回答我。 “爸爸。”依旧没有人回答,甚至除了我连其他人呼吸的声音都没有。就在我快要哭出来的时候,一双冰凉的手爬上了我的额头,然后迅速覆住了我的眼睛。我整个人都战栗了起来。

 

  这时灯光却亮了起来,一阵再熟悉不过的歌声传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在我面前的是一个造型土气的蛋糕。

 

  “你们吓死我啦!”我埋怨到,说不清是害怕还是惊喜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快吹蜡烛吧。”妈妈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我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时却进入了更深的恐惧,我整个人都无法动弹,想叫却发不出声音。我拼命地用手指着窗外,却没有人理睬我,大家似乎进入了一种狂欢,只有我一个人身处黑暗,犹如坠入冰窖。

 

  不,还有,一个“人”和我一样在这无尽黑暗中。

 

  “轰……”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窗外站着的人。

 

  他笔直地站在窗外,双肘交叉了一圈机械地拍着手,嘴里似乎还在念着什么,看到我发现他时他笑了,把脸贴近了窗户,近乎痴迷地看着我。

 

  是那个人,他来找我了。

 

  终于,我“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指着窗边大叫:“那个人!那个人!”

 

  “什么人?”

 

  “那个人!那个人在窗外!”

 

  爸爸来到了窗边,发现是风吹开了窗帘,z团网拉着我过来确认:“你看,没有人吧?”我揉了揉泪影婆娑的眼睛,窗外的确没有人。

 

  很快,生日宴结束了。那天晚上睡觉时,我一直躲在被子里,连呼吸都要尽量控制声音。因为,我清晰地看到窗外有一个影子在晃动,那影子的轮廓,分明是张恐怖的人脸!

 

  从此以后,那个人就一直在跟着我。

 

  最开始是上学的路上,我坐在妈妈的车后面,经常能看见他站在拐角处,一动不动,就像是乱葬岗冷硬的墓碑。所以每次经过拐角时我都闭上眼睛,用力地抱紧妈妈,拼命地大喊:“妈妈,快点骑!!!我们和前面的车赛跑!”以此来掩饰我的恐惧。

 

  有时我和玩伴们跳皮筋,跳得起劲的时候回头一瞥,发现那个人正站在不远处斜着身体看着我。

 

  再后来,我连上厕所都不敢一个人去。我们学校的厕所窗户是密封的,但有一个排扇通风处,有一次我在那个通风口看见了一只眼睛。那疯狂、可怕的眼神在旋转的扇叶中时隐时现,我永远不会认错,是那个人。

 

  最可怕的应该是那次玩双杠的经历了。我是玩双杠的好手,可以灵活地在杠上翻上翻下,妈妈说z团网我是被困在人类身体里的猴子。有一次我向往常一样在双杠上玩,时而吊在上面晃来晃去,时而撑在杠上和杠平行。就在我一次翻下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张脸。

 

  那张扭曲的脸离我很近,很近,沟壑满布的皮肤像干枯的树皮,忽地,那张脸上一个黑得几乎辨识不出是嘴的东西突然张开了。那个人笑了,我清楚地看到:他没有舌头,舌根处是暗紫色和深红色的一片模糊。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