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财色陷阱

时间:2019-07-23 18:48:45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阿南是一名私家侦探,在当地小有名气。一个月前,阿南接到一个婚外情案,委托人是个富豪,名叫杨宏,今年六十岁。他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叫小梅,比自己小三十岁。杨宏怀疑妻子在外面有情人,所以委托阿南找出那个情人。可经过一个月的调查,阿南并没有什么发现,小梅每天都呆在家里,偶尔去商场买买东西,更没有看到她和其他男人说话。


财色陷阱
 

  一天,阿南来到一家餐厅,把对小梅的调查的报告交给杨宏,杨宏看了后,并没有露出轻松的表情,反而面色更为凝重:“我不相信。小梅很漂亮,又很年轻,年轻小伙子一定会主动接近她的。”

 

  阿南说:“也许吧,即使这样,如果尊夫人的心只向着你的话,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杨宏瞥了阿南一眼,说:“这样吧,你按我的方式去试探她一下,如果她能通过这次试探,那么我就彻底相信她了。”

 

  阿南问:“怎么试探?”

 

  “我希望你写封恐吓信给她,恐吓词我已经想好了。”杨宏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本记事簿,翻开其中一页给阿南看,上面写着:我不但知道你有其他的男人,而且还有证据,如果你不想让你老公知道的话,限你在某日某时携带二十万元前往某处。

 

  杨宏对阿南说:“时间和地点由你来决定好了。如果她有其他男人的话,大概就会来指定的地点。”

 

  阿南十分肯定地说:“她没有其他的男人,所以不会来的。”

 

  杨宏叹了一口气:“我也希望她不会出现,这样我就可以放心了。”

 

  阿南向服务生要了信纸和信封,在杨宏的面前写了恐吓信,日期定在本月的21号,时间是下午两点,地点是新宿百货公司的顶楼。

 

  21号那天,阿南提前来到百货公司的顶楼。两点时,阿南朝着顶楼的出口注视着,小梅没有出现,又过了十分钟,小梅依然没有出现。阿南松了一口气,准备离开。就在他向出口挪步时,眼前的一幕让他差点昏过去,小梅居然出现在了出口处。

 

  一个月的调查,都没有查出小梅有其他的男人,如今一封恐吓信,竟让她出现在了指定的地点,这不就证明她有情人吗?

 

  阿南的任务到此结束,他可以把试探的结果向杨宏汇报了。他背对着小梅朝出口走过去,走到她身后时,又不由自主地停下来。他发现小梅手上提着一只手提袋,想必袋里就是让她带的钱了。阿南想:如果这样回去写报告书,不但会让他的调查信用一败涂地,而且杨宏顶多给他一万元的酬金,而现在有二十万的钱呢!

 

  阿南慢慢地接近小梅,小梅紧张地看着他。阿南对她说自己是写信的人,然后问她要了那一袋子钱,说自己会保密,然后离开了。

 

  那天晚上,阿南跟杨宏见面时,扯谎说没有看到小梅出现,老人听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其实,阿南并不是可怜杨宏才说谎的,一开始他就对这个有钱娶年轻老婆、却担心老婆有外遇的男人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他说谎是为了别的目的,首先是那二十万元,只要他掌握了小梅的秘密,以后还可以向她勒索金钱。此外,他也对小梅产生了兴趣,确切地说是被她的美色迷住了。

 

  三天后,阿南打电话给小梅,约她第二天下午两点,在大谷公园见面。小梅如约而至,她看着阿南的脸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阿南故意迟迟不回答,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比起钱来,我更想要你。”

 

  小梅一脸惊讶:“要我?”

 

  阿南说:“我觉得你没有必要给那个老家伙留颜面,因为你的丈夫一直在哄骗你。”小梅冷笑一声,似乎并不赞同阿南的话。

 

  阿南板起脸孔说:“你最好不要忘了,我知道你的秘密,如果把我惹毛了,我就把你的秘密告诉你丈夫。你丈夫要是知道了,他的财产一分也不会留给你。”

 

  “是的。”小梅轻轻地点着头说道,“我的命运掌握在你的手里。我不会拿我的命运来开玩笑。”

 

  阿南听到小梅这么说,露出满意的笑容,随后他带小梅去了自己的公寓。缠绵过后,阿南躺在床上对小梅说:“我还想跟你见面。”

 

  小梅平静地说:“好呀!这次不要在白天,在晚上好了,最好在人少的阴暗处,掩人耳目。”

 

  阿南点点头,说:“那我打电话给你。”

 

  小梅忙说:“家里的电话都是女佣接的,她是我丈夫的耳目,帮他监视我,老是在旁边偷听我打电话。所以,如果你要打电话过来的话,就说是找我丈夫的,因为是白天,女佣会说我丈夫不在,那么你就让我听电话,如果你说要在哪里跟我先生见面,我就去那个地方赴约。”阿南听了点点头。

 

  又过了三天,阿南打电话到杨宏家,果真是女佣接的电话。阿南对着电话说道:“麻烦你请杨宏先生听电话。”

 

  女佣回答说他还在公司,还没有回来,阿南就说:“那麻烦你请太太听电话好了。”

 

  等了一会儿,小梅来接电话了。

 

  阿南恭敬地说:“请您转告您先生,今天晚上九点,我在河西公园等他。”

 

  小梅也很恭敬地回道:“好的,我会转告我先生。”

 

  这一切好像在演戏一般。

 

  一到晚上,阿南就开车前往河西公园。那天晚上天气很冷,河西公园几乎连一个人影也没有。阿南坐在长椅上等着小梅,可等了很久,小梅都没有出现。阿南有些焦躁,他打手机给小梅。

 

  接电话的女佣说,小梅已经睡了。

 

  阿南对着电话怒吼着:“我有急事,你去把她叫起来。”

 

  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后,电话里传来小梅的声音。

 

  阿南很生气地问:“你为什么没有来?”

 

  “你在说什么呀?”

 

  小梅这么反问着,更让阿南生气:“今晚九点我们约在河西公园见面,难道你忘了?”

 

  小梅恍然大悟地说:“哦!那件事呀,我已转告我先生了。”

 

  阿南一愣:“你说什么?”

 

  小梅重复了一遍:“我说我转告我先生了。”

 

  阿南怒吼道:“你敢耍我?难道你不怕我把你的秘密泄露给你先生?”

 

  “虽然我不知道你有我的什么秘密,不过我觉得很心安理得。对不起,很晚了,我要睡觉了。”小梅这么说罢,挂断电话。

 

  阿南被小梅的话弄懵了,为什么小梅的态度会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呢?他怎么也想不出个中道理。

 

  第二天早上,阿南在侦探社时,来了两个刑警。他们把逮捕令拿给阿南,说:“南先生,我们要以涉嫌杀人的罪名逮捕你,杨宏先生昨晚在河西公园遇害了。”

 

  阿南满脸疑惑:“什么?杨宏死了?可我没有杀杨宏呀!”

 

  刑警不由分说,强行把阿南带到了警察署的侦讯室。阿南急迫地说:“我没有杀杨宏,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杀了他?”

 

  “当然有证据。”刑警拿出一只瓦斯打火机放在阿南的面前,“在这只打火机的底部刻有你的姓名,是你的吧?这是在杨宏的尸体旁找到的。”

 

  阿南愣住了,这的确是他的打火机,由于他有好几个打火机,所以才没有发现遗失,可是这只打火机怎么会在杨宏的尸体旁边呢?

 

  刑警继续说道:“何况昨晚你去了河西公园,你否认也没有用。公寓管理员看见你在八点以前开车出去,此外,被害者的妻子也作证。”

 

  阿南惊讶道:“小梅也作证?”

 

  “是的。她说你打电话把她先生叫去河西公园,女佣也这么说。你还想否认你杀害了杨宏这件事吗?”

 

  阿南急忙解释道:“我的确去过河西公园,可是我并不是去跟杨宏见面,而是去跟杨宏太太见面,那通电话也是给杨宏太太打的。”

 

  “哦?”刑警耸着肩膀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为了叫杨太太出来,才打给她先生?”

 

  被刑警这么一问,阿南一下子明白了,这是陷阱!他上了那个女人的当,瓦斯打火机是她来公寓时偷走的。他立刻大叫道:“是那个女人!是小梅杀的杨宏!不是我,我中计了!”

 

  “镇定点。”刑警以冷淡的口气说道,“被害者都六十岁了,只要等他死去,财产自然就落到他太太的手中,有必要杀他吗?”

 

  阿南斩钉截铁地说:“有。因为她有其他的男人,如果让她的先生知道的话,一毛钱也得不到,所以才把他杀了。”

 

  刑警冷笑一声:“我看你的脑筋可能出了问题。难道你忘了被害者曾拜托你调查他妻子吗?你调查一个月后,在报告书上这么写着:她没有其他男人,是个贞洁贤淑的妻子。”

 

  “可是她有其他的男人。”阿南拼命述说他被杨宏拜托写恐吓信的事情,可是刑警只是冷笑:“恐吓信的事,杨宏太太也提过,她说收到这封信后,只是一笑置之,并没有去百货公司。”

 

  阿南激动地说:“不,她来了!”

 

  “有证据吗?”

 

  阿南一听,脸色变得刷白:“可是,我没有杀杨宏的动机呀!”

 

  刑警说:“你有动机,你的动机是为了女人。你在调查时,就喜欢上了杨宏太太。杨宏太太说这个月的22号,你以要告诉她有关她先生的事情为由,把她叫到大谷公园。见面后,你说自己是她先生请的侦探,你调查她时喜欢上了她,要她离开那老家伙,跟你在一起,由于她拒绝你的要求,你勃然大怒,心想如果那老家伙一死,她就会成为你的人,她的财产也是。”

 

  “不对,她在胡说!”阿南大叫道,“我把她叫到大谷公园是真的,因为那个女人瞒着丈夫在外面养小白脸,被我知道后,想堵住我的嘴巴,就委身于我,那种女人杀她丈夫,绝不会皱一下眉头。她说她当时在睡觉,可是她可以偷偷溜出去呀!拜托你们调查一下她,就真相大白了。”

 

  警察为了慎重起见,决定先调查一下小梅的情况。

 

  三天以后,阿南又被带到侦讯室,他知道案情有了新进展,顿时高兴地问刑警:“你们调查那女人了吧?现在你们相信我是无辜的吧?”

 

  刑警面无表情地说:“很遗憾,据我们的调查,小梅没有其他男人,她是个贞洁贤淑的妻子。”

 

  阿南深深地感到绝望,他终于明白:他一开始就中了小梅所布下的陷阱,她知道那封恐吓信是假的,她也知道那是对她疑心甚重的丈夫的把戏,更知道阿南帮她先生调查她,因此没有男人也假装有男人前去赴约。被骗的不是她,而是自己,还有他接受那二十万元也是一大错误,如果他不贪图那二十万元,也就不会被利用,更不会跳进她所布置的陷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才子戏官
下一篇:没有了